《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 第8章 逃離魔爪(2)

口。

「走。」裴子澤說完,率先進入密道。

密道的兩側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鑲嵌了一顆雞蛋大小的夜明珠。

夜明珠把密道裏面的情景照的清晰可見。

裴子澤帶着簡寧熟練地在密道中穿行,看到簡寧眼含驚奇,邊走邊耐心地解釋道:「這是一千年前,建立蒼山門的祖師爺秘密修建的,外面的結界只有我們裴家人才能打開,所以,目前知道這個密道的只有父親,我,還有裴管家。」

「裴管家?」簡寧有點疑惑。

「是呀,裴管家實際是我的叔叔,只不過資質普通,所以作為管家輔佐父親。」裴子澤的聲音清雅。

但簡寧的心裏卻咯噔了一下。

她想起來了書里的一句話:裴子澤被辱時,趁魔人意亂神迷之際掙脫魔爪,拚命奔向院內,瞬間消失不見。最後在一處密道被抓獲,魔人氣急,狠心把他製成傀儡,供其發泄。

想到這裡,她立時拉往前疾走的裴子澤,急聲道:「往回走,快!」

在他不解的目光中,她快速地解釋道:「門內有叛徒,是元長老和裴管家,我在來的途中聽到花依夢的屬下說的,而且他們下了劇毒,門內很多人已中毒,現在這條密道也不安全啦。」

簡寧為了增加說服力,不得不撒了一個小謊。

「不可能!我大伯不會背叛蒼山門!」裴子澤有點不可置信地低喊道。

「我也希望是假的,但這是我親耳聽到的,我不會騙你的!」簡寧也很難過,因為剛穿過來的時候,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裴管家焦急的臉,裴管家給了她很多溫暖,她把他當做父親一樣尊敬。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簡寧不得不接受現實。

「就算這是真的,我也要去救我爹!」裴子澤固執地掙脫簡寧的手,繼續前進。

簡寧看着少年倔強的背影,飛快地跑到他前面,伸手擋住去路,張了張嘴,狠心說了實話:「這個時候你爹已經被害死啦!」

看着少年瞬間僵硬住,像是被點了穴位一樣,直直地立在那裡,嘴唇微微發抖,眼裡閃着一股無法遏制的悲痛欲絕。

簡寧心裏充滿了不忍,但是又不得不說:「他們高手那麼多,我們去了也是送死,你得活着才能替你爹報仇,才能重建蒼山門。」

簡寧的話,讓裴子澤找回了一絲理智,他的眼眸猩紅,臉色蒼白到極點,想到父親被害,仇恨就像野獸一樣吞噬着他的心。

想到父親不久前,在客廳對他的叮囑:「一旦有任何異常,不要管我,拚死去囚仙湖,毀掉天靈珠和邪神魂魄。否則,這兩樣東西一朝被花依夢獲得,必將生靈塗炭!」

想到這裡,裴子澤狠狠地閉上雙眼,心疼的像刀絞一樣,眼淚從緊閉的雙眼裡流出,恨意太過濃烈,嘴裏泛起一陣鐵鏽般的腥味。

片刻後,他睜開雙眼,重重地抹了一把臉頰,兩眼射出利劍似的光,深吸一口氣道:「去囚仙湖!」,短短几個字,似從牙縫裡擠出一樣。

說完,大步往回走去。

簡寧鬆了一口氣,緊隨其後,終於不用想着怎麼說服他去囚仙湖啦!

幸好兩人離入口的距離不遠,很快就走出洞口,向院子門口走去。

剛剛離開假山,走在前方的裴子澤身軀陡然繃緊,頓住腳步,側起耳朵傾聽了一下。

隨後,抓住簡寧的胳膊躲進了假山裏面。

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夾雜着交談聲從牆外傳來,越來越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