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之明月無涯》[錦衣衛之明月無涯] - 第5章 小校尉(2)

p>

「不了,還得回去值班呢。」塞哈智和王楚兩人異口同聲。

右柱國朱能府上,後院一座小亭內,朱能夫婦還有朱一航圍坐在桌前。桌子上擺滿了各種家常小菜,左右丫鬟也已經屏退下去,一片寂靜。

「為娘已經幫你打探過了,那個塞哈智的父親是當年燕王手底下朵顏三衛的一員,他兒子也曾在京衛指揮使當過衛兵,武藝高強而且為人豪邁大方,軍中人脈極好。王楚倒是土生土長的應天府人,本來是個捕快,破了幾樁要案進入錦衣衛的。擅長偽裝以及突襲。」

朱一航聽完這麼長一大段,不緊不慢的點了點頭。

「你要好好組織他們,錦衣衛現在皇上是越來越看重了。」父親朱能補充道,「咱們的大明現在就剩下兩個地方還沒着落呢,雲南,漠北,我估計指不定哪天又要上馬走一遭呢。」」

「吃飯」

第二天早上,天剛蒙蒙亮,一處偏僻的院落門口響起了邦邦邦的敲門聲。

沒敲兩下,門就打開了。兩名身着淡黑色長袍的錦衣衛警惕地望着這個眼前其貌不揚的年輕人,更可疑的是他兩隻手上各拎着一個沉甸甸的包裹。

聽紀大人說現在弗朗機人帶過來一種按下閥門就會爆炸的武器,這個年輕人不會是來錦衣衛鬧事的吧。

「兩位兄弟別害怕,我也是錦衣衛,真的,跟你們一樣的。」朱一航眨巴着眼睛。

不敢相信,這個風險不敢冒。

「朱一航,你小子大早上的不睡覺就來上班來了?」王楚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又朝着那兩名力士說道,「小朱,自己人。」

「下次能給我發塊牌子嘛。」

「哎,牌子,對啊我們錦衣衛可以做塊牌子驗明正身啊。朱一航瞧不出來你腦袋不錯啊。」王楚歡天喜地起來。

朱一航沒有理他,徑直向院里走了進去。北鎮撫司鎮撫使紀綱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他招了招手示意朱一航以及王楚跟進屋子裡。

屋子裡塞哈智站得筆直,看見朱一航進來後還挑了挑眉。

朱一航會心一笑,站在他的身旁。

「昨天晚上陛下留下我,商量了一下對你們三個的賞罰。朱一航晉陞校尉,塞哈智還有王楚破格晉陞為小旗。但是因為你們三個誤判情報導致了結果上的差錯,所以你們三個罰俸半年。」

王楚心灰意冷,我的花酒沒錢可怎麼喝。

塞哈智面色平平,罰了錢總歸開心不起來,可又升了官。

只有朱一航內心竊喜,總算當上校尉,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當上紀大人這個位置。

紀綱又開口說道:「我也管不着你們有什麼情緒,因為你們馬上又有活兒幹了。現在皇城裡查出來少了很多樣玉瓷器甚至很多樣都不是欽定官窯裏面燒紙的。我拿到手名單上的是這幾個可疑的人,你們三個帶幾個人這幾天盯牢他們。有什麼情況立即彙報。」

「是!」朱一航接過那張素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