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之明月無涯》[錦衣衛之明月無涯] - 第5章 小校尉

「哎,第一次殺人吧?」出宮後,王楚跟上了朱一航,在他面前擠眉弄眼。

朱一航冷冷地盯着他,隨即繞開。

儘管是第一次殺人,但他內心裏並沒有太大的阻力,作為錦衣衛殺人將會是最日常的修行。真真讓他感到悸動的是朱棣的那幾句話。

「更富足更祥和的時候」

「更偉大的事情去做」

現在僅僅是一名錦衣衛北鎮撫司普通衛士的朱一航變得有些憧憬,我會成為親歷者嗎?不,我要成為這個時代的參與者!

朱一航的名字要鑲刻在錦衣衛史中,乃至整個大明朝的史書中!

這些壯志豪言其餘兩人當然不可能知道。紀綱還被朱棣留在宮中議事,雖然氣氛都有些放鬆。

「王楚,你殺的人是不少,到時候有冤報冤的有仇報仇的,你看你能不能躲得過。」一旁的塞哈智看見朱一航興緻不高,忙打擊起了王楚。

「再次做個自我介紹,王楚,洪武十一年生人,看我這面相你大概也猜得出來,應天府本地人。」王楚伸出手,清秀的臉上略顯僵硬微笑。

「朱一航,南直隸懷遠人,洪武額差不多那幾年生的吧.」

”好,那我就勉強吃個虧叫你一聲一航小弟弟吧。」兩人的手剛準備握上,朱一航連忙抽身向前走。

「龍陽,八成是有那種癖好。」朱一航偷偷告訴塞哈智。

「我說怎麼最近一看到他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塞哈智努着嘴,搖搖頭。

早在馬車上,娘親就告訴自己,皇上敕令建造的右柱國府選在通濟門旁邊燕子磯上。不過由於自己第一天來到應天,別說燕子磯了,麻雀居都找不到。幸好旁邊一個大高個一個大竹竿都是老京城人了。

在一番有力的交涉下,二人終於同意先送朱一航回府,然後他們再回玄武大街上的錦衣衛府衙。

「朱一航,按道理今天你就得回咱們那了,不過呢我倆倒是有那個權利讓你今天先回家歇一晚。不過只能是今天晚上,明天開始我們北鎮撫司就要開始夜間點卯了,你要是不在,可得受杖責了。」

「嗯,你說我們三個這回雞鳴寺走了一遭,都得官升一級吧。你說是吧二位小旗大人?」朱一航假裝要作揖。

「哎呦,朱校尉說話一直都是那麼實在。」王楚假裝撩起衣袍準備回禮,不過這時候已經被眼疾手快的朱一航扶了起來,「不過說實話,這次雞鳴寺我們沒找到朱允炆啊,雖然皇上看上去也不太生氣的樣子,可你想想看,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我們錦衣衛沒做好,被那些個情報所誤導把注意力全放在了雞鳴寺那裡,我看接下來皇上大概要我們整頓整頓應天城裏面那些混餚視聽的人了。」

「算了,朱一航這些事先別想了,我們就坐等着皇上的旨意吧。喏,是這間吧,整個燕子磯我看這扇大門最闊氣。瞧瞧這兩個狻猊,比咱們錦衣衛門口那個還大。」塞哈智指着右柱國府上那兩口獅子驚嘆道。

「你們不進去坐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