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之明月無涯》[錦衣衛之明月無涯] - 第3章 聲東擊西

話音剛落,這位僧人拔腿就向雞鳴寺北面跑去,塞哈智張蠻以及眾衛士緊隨其後。

朱一航也不敢絲毫怠慢,雖然不知道這個指揮着他的和尚叫什麼名字,不過想來就是塞哈智口中躲在寺廟裡的那個內應。

他拔出明晃晃的腰刀帶着10名留下來的力士圍住僧人。

「哈哈哈善,不不不,善哉啊!」居首的方丈放聲大笑。

「鬼笑什麼?」

朱一航瞪着鬚髮花白的方丈,眼角餘光瞥了瞥正堂附近,東面大雄寶殿門戶大開,西面圍牆旁一棵柳樹迎風娑娑,兩邊並無異常。

「千算萬算,雞鳴寺方丈30餘載,苦心經營30餘載,臨了臨了還能讓雞鳴寺出了個內應。慎覺這人是你帶進寺的?。」方丈轉過頭望着後首一個精壯的僧人。

名叫慎覺的和尚低頭不語。

「你們我好像都見過,這位官差倒是眼生,不曾聽說錦衣衛有如此面無殺氣的人。」知慧方丈環顧四周,又轉向正前方的朱一航,和藹地說道。

「新來的,怎麼樣。」

「燕王真是大意啊,雖然當上皇帝,改了年號,可來我這雞鳴寺接他親外甥,也該來點狠人啊。」說話時,方丈和身後幾十名僧眾緩緩站了起來,眼神淡漠。

十名錦衣衛力士立馬抽出腰刀,朱一航退了半步,拿刀的右手微微滲出細汗。

看來第一天錦衣衛就遇上刺頭了。

「何苦來哉,你們能成為錦衣衛哪個父母不是軍隊里身先士卒的要將亦或是皇親國戚府上層層篩選的良家子。」方丈一邊說著緩緩脫下僧袍,露出綁在腰間的朴劍,「倒不如這樣,我們稍微打打,你們錦衣衛也不要太過認真,讓我們這幫兄弟把該辦的事兒辦了怎麼樣?」

「放你的屁!」朱一航怒罵,他知道內應已經打探到朱允炆的下落,而這些僧眾都是朱允炆的至死擁護者,朱棣是不是自己的親外甥朱允炆不知道,但殺幾個包庇窩藏的不是鐵板釘釘。

「行動,老二老三!」知慧方丈手持朴刀向朱一航劈砍過來,人群里慎覺以及另一個僧人同時向身旁的衛士出刀。

朱一航連忙向左一閃躲過這一刀,方丈氣勢洶洶出刀速度越來越快,朱一航拿着腰刀連連架擋,虎口一震。這個老禿驢力氣還真大,

旁邊的兩名力士眼看朱一航力有不逮,也趕忙過來支援。十名力士雖然人數佔優,但是這三個和尚武藝明顯略佔上風,一時僵持不下。

就在這混亂間,僧眾里兩個容貌普通的和尚悄悄地向東面大雄寶殿方向摸過去。

———距離正堂百步遠的北面,達摩堂門口。

塞哈智一行來到這座兩層藏經閣前,停步後都望向那個站在最前頭的僧人。

「王楚,你確定朱允炆就在這裏面?」塞哈智上下打量起這座普通的小樓。

「有八成把握,紀大人吩咐我的時候就說雞鳴寺是重點監視對象。我來的時候就觀察到,這個達摩堂按佛家道理不論僧眾職司都可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