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冷宮後皇后她死遁了》[進冷宮後皇后她死遁了] - 進冷宮後皇后她死遁了第1章  皇后不自由(2)

她們每日給季飛羽請安後的閑談的內容就離不開她實行雨露均沾的賢良淑德,以及互相攀比著狗皇帝在誰那裡比較賣力。
看着她們勾心鬥角,季飛羽從頭至尾都面帶聖母一般的微笑,默然不語,心裏想的卻是,什麼時候找個時間好好教訓下她們。
就如今日太后壽宴,該是她大展身手的好日子。
懶洋洋的起身前往太后壽宴,一道道繁瑣的入場儀式及給太后獻禮後,季飛羽終於得空落座在雍雅玄身旁。
斗篷早已在入殿之時就褪下了,此時她一身鳳袍加身,端莊華麗,氣質絕佳。
然而此時,雍雅玄在她旁邊正襟危坐、目不斜視,顯然仍舊不想搭理她。
看着雍雅玄那俊朗的側面,季飛羽心中一動,尋思他到底是真生氣,還是假正經,便決定趁人不注意試探一番,於是她悄悄伸出了手,用指尖碰了一下他的手,目光斜睨著期待他的反應,誰知雍雅玄默默的將手收回,輕咳一聲,更加認真的板起臉,一如今日外界的寒霜飛雪。
哼!
狗皇帝!
狗男人!
季飛羽不由心中來氣,也決意不去理他,好巧不巧就在此時,麗妃上前來給她敬酒瞧着麗妃含羞帶怯偷瞄皇帝時的眼波流轉,以及她今日一身桃紅,映着滿臉春色,季飛羽心中忽然有了計量,便道:麗妃,你過來,讓本宮好好看看你。
麗妃聞言一笑,便上前兩步,而季飛羽趁機將指甲里藏的毒粉抹着手上,握了下她的手就放開,宛如春風和煦般說道:麗妃近日是愈發的嬌俏了。
麗妃聞言便捂嘴輕笑,皇后娘娘謬讚了,臣妾不及娘娘分毫。
季飛羽等的就是她這個動作,笑容越發意味深長。
這下,麗妃中毒可不能怪她啦。
季飛羽和麗妃各自把酒飲盡,但見麗妃回去落座,就聽到身旁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低沉傳來,梓童,又在做什麼壞事?
嗯?
季飛羽不由向他看去,眼裡充滿了無辜,卻見他根本沒有看她,便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般,隨便喝了口酒,笑眯眯的說:陛下剛剛看到了什麼?
什麼也沒看見。
雍雅玄也學她壓了口酒,依舊沒有看她。
季飛羽看他不咸不淡的模樣,雖然高貴俊美,卻透出一股子討厭,不由在心中腹誹,不就是一隻鹿嗎?
有必要嗎?
氣悶的不再理他,季飛羽淡然轉過頭繼續看宴上的歌舞。
此時,場上冷煙突起,個個身子婀娜的舞姬一身霓裳在池中舞動着綵帶,如夢似幻,倒真如九天玄女從天而降,不負這一曲《飛天》。
此時雖然室外寒冷,但大殿溫暖異常,是以舞姬身上穿着都單薄的可憐。
季飛羽看了看池中舞姬的玲瓏有致的身材,再低頭看了看自己身着禮服,好不容易才擠出來的鴻溝,突然明白,剛剛為什麼雍雅玄跟她說話時不看她了。
有些不滿的回頭瞪了身側的男人一眼,然而那個狗男人卻毫不察覺。
季飛羽只好咽下這口氣,擺弄起桌上的果盤了,若有所思地想按時間的推算,這會兒麗妃應該毒發了吧。
果然,她剛剛這樣想,麗妃那邊就出事了。
下方,麗妃本好端端的坐着,突然哎喲一身嬌呼,以一個極誇張的姿勢向後倒去,那姿勢充分展現了麗妃勤學苦練練出來的細腰,季飛羽看得微微咋舌,不由在心中道,這最會做戲的果然還是麗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