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瑾纏堯在心上》[瑾瑾纏堯在心上] - 第7章 開學

次日一早,天邊剛泛起魚肚白,光亮投過窗戶落在一塵不染的白色地板上,生物鐘準時的陸瑾已悠悠轉醒。

窗外的光線直衝眉眼,陸瑾被刺得皺起了秀氣的眉頭,狹長的睫毛微微顫動,進而睜開了雙眼,她的眼睛很黑,眼白很少,極為純凈。

昨晚折騰得太晚,好睏,陸瑾連打了幾個哈欠,窩在被窩裡再閉目睡了一分鐘才起床,刷牙洗臉上廁所。

聽說安山中學是貴族學校,陸瑾拿起自己洗得發白的牛仔褲正打算套上,想想還是放下了,拿了一條爺爺買的牛仔褲套上。

這條牛仔褲款式正常版型,是爺爺會買的,還有幾條比較新穎的牛仔褲一看就是裴阿姨買的,流蘇的、破洞的、超短褲…沒想到阿姨這麼潮阿。

陸瑾也有穿過,她媽媽不是什麼老古董,開放得很,只不過這些在過去老人眼裡就是傷風敗俗,與其惹不必要的麻煩,增添口舌徒增煩惱,還不如退一步海闊天空。

打開門,剛好顧鈞堯走過來,襯衣西褲灰色領帶搭配,西裝褲包裹下的雙腿又長又直,蹭亮的皮鞋反着光,額前碎發微濕,纖長白皙的雙手在調着領帶,頭搖來搖去試圖調試到舒服為止的範疇,舉手投足間散發著無限的魅力。

陸瑾發痴了一把,雙手拍着臉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整天沉迷男色,還怎麼學習考上理想的學府阿,但是真的帥得嗷嗷嗷叫。

顧鈞堯用神經病的眼神看着陸瑾對着自己不甚白皙的巴掌臉拍來拍去,眼底黑眼圈嚴重襯得像熊貓,眼神迷離像喝醉了酒,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家裡沒有準備早餐,我帶你和鈞澤出去吃,吃完送你們上學」

陸瑾想說不用了,但想起她剛來地方都還沒摸熟,說學校在附近也不知道具體在哪,便點了點頭。

顧鈞堯打了個電話給顧鈞澤,好幾遍後才接通,中途還掛了兩個。顧鈞堯的臉色黑如鍋底,未等對方講話便開口質問道「居然有膽子掛我電話,限你5分鐘到達樓下。」那聲音冷得像讓人發寒。

說完便掛了電話,他身材修長,窗戶投射進來的光線下,面容更顯冷雋,氣質高貴。

到了樓下,果然顧鈞澤穿着鬆鬆垮垮的校服,背着斜掛包,靠着牆壁,掛着兩個大眼袋,打着瞌睡。顧家人沒有丑的,如此頹廢,還是個帥比。

嘴巴張張合合,走進隱約能聽到他的抱怨聲「7點還不到,那麼早起床幹嘛。」

顧鈞堯冷冷地看了一眼,不發一言直接越過到車庫取車。顧鈞堯在天鵝堡有自己的獨立車庫。

陸瑾好心勸解「遊戲玩一會怡情,玩太多喪志,現在我們是學生學習重要」

偏偏顧鈞澤這個小刺頭不領情,煩躁道「別多管閑事。」

他是不想學嗎?他是打架,但也知道家族的榮耀,但是看着書本就眼皮打架,書本上的字在他眼裡漸漸扭成了蝌蚪。

他想不通,他爸媽都是高材生,他哥就不用說了,畢業於哈佛大學,家裡只有他一個學渣。夜深人靜時,有時候他會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爸媽親生的。

好心被人當成驢肝肺,陸瑾冷哼一聲,轉過身不理他了。

百無聊賴中,看着周圍的風景,綠樹成蔭,花團錦簇,相互映照美得讓人沉醉。

天色還早,天鵝堡冷冷清清。只有園丁在修剪花草樹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