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最後的紙紮店》[驚悚:最後的紙紮店] - 第四章 張海生(2)

么?」

「張宏傑。」

「張宏傑?!你爺爺叫張宏傑?!」老人十分激動,一雙手死死的扣着我的手腕。

他的手力氣極大,我幾次想要掙脫都沒有成功,吃痛後,我也有些生氣。

「是,能不能先撒開我!」

我剛說完,他就立刻鬆開了手,用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後,嘆了一口氣。

「你和我說說事情的經過吧」

眼見有戲,我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給紙人點睛,車禍,和這兩天發生的怪事全盤托出。

在這期間張海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本就乾枯的面孔,此刻看起來更加猙獰,乍一看就像樹榦的老皮一樣,皺皺巴巴。

等我講完後,他默默起身回到了屋中,再出來時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個白色的小牌。

「這個東西你收好,千萬不要弄丟了,它可以保你一時平安。」

「一時?」

「對!15天。15天之內無論如何也不要讓它離開你,一旦離開你恐怕……」張海生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我當時就慌了,在我看來這個老頭應該是有能力可以解決這個事情的!

「可是,我爺爺說你能救我的啊!」

「你爺爺?你爺爺知不知道這個孽障已經殺過人了?!」張海生怒斥道,隨即給我拿了一把椅子。

「你的來歷你知道嗎?」

「知道,我爺爺撿來的。」

誰知張海生聽後一聲嗤笑,搖了搖頭。

「對,撿來的不假,可是你是屍生子!」

張海生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直衝我的腦海,令我久久不能回過神。

「我和你爺爺是親兄弟,但是當年因為一些事情鬧得不太愉快,自那以後雖然才隔這麼遠,但是從沒聯繫過。」

沒等我開口,他就自顧自的開始往下說了。

「你是你爺爺在死人肚子里抱回來的孩子,按理來說你本不該存活於世上,是你爺爺不惜以他為代價,保護了你這麼多年。」

「當時因為你,他和我們所有人都鬧翻了,不管怎麼說,就是要留下你,還說什麼前世的緣分。」

張海生說著說著,眼角逐漸泛起漣漪,看向我的眼神也逐漸冰冷。

「他本以為能陪你到25歲,可惜他還是沒撐住。」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隨之一個嘴巴子打在了我的臉上,怒吼道。

「小畜生!這一巴掌,是替我弟弟打的!」

「我……」我捂着火辣辣的臉頰,半天說不出來一句話,他說的不錯,是我的無知,才造成了今天這幅局面。

就這樣我倆四目相對,誰都沒有說話,最終還是我打破了沉默。

「打擾了,那我就先離開了。」

就當我走到門口時,他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

「以後叫我老張就行,回去後別多想,照常做生意,有事記得找我。」

我點了點頭,把那塊小牌子揣在了兜里,就離開了。

剛出門,我就看到了昨晚那個超市,便想着和那個大哥打聲招呼,問問人家叫什麼,起碼人家昨晚收留了我。

可是一進超市,吧台變成了一個小姑娘。

「小姐姐,你們值夜班的那個大哥叫什麼呀。」

女孩聽後,一臉茫然的看着我說道:

「我們這裡..沒有夜班啊。」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