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最後的紙紮店》[驚悚:最後的紙紮店] - 第四章 張海生

這突來的變故着實把我嚇得不輕,我下意識的起身就想跑,可是卻被一個身影擋住了去路。

啪!

「焯你mua的!沒完了?」

隨着我一巴掌打出,眼前那身影明顯頓了一下,繼而拿出了一個圓柱形的東西。

咔!

一道光亮出現在我的眼前,一同出現的還有捂着臉的店員大哥。

「小兄弟,你這下死手啊,我和你鬧着玩呢。」

此刻雖然我十分生氣,但是還是忍了下來,畢竟他不知道,那個天殺的紙人,正是出自我手。

「呃…..抱歉,條件反射了。」

「沒事。」店員擺了擺手,接着走進了庫房中,幾分鐘後,屋子裡再次亮了起來。

修好電燈後店員大哥走了過來,不過這次他沒有坐在我旁邊,而是坐在了對面。

「小兄弟,你剛說你要找張海生,遇到什麼事了?」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請他看看房子。」

之後,我們就有一搭沒一搭的一直聊着,直到雞鳴聲響起,他才起身收拾店裡的衛生。

此時外面的人也多了起來,我也不方便再待在這裡了,便起身來到了吧台前。

「大哥,來兩盒蓯蓉。」

大哥聞言一笑,拿出了兩盒玉溪:

「小兄弟,你我有緣,這算大哥請你的。」說罷就轉身繼續收拾衛生去了。

「那就謝謝了。」

無功不受祿,但是又不能不給人家面子我只好裝起其中一盒,並在另一盒下放了100塊錢,才離開。

隨着太陽的升起,街上的人們也越來越多,熙熙攘攘好不熱鬧,現在只有在這種地方我才能感到片刻的心安。

就這樣我坐在那個小破屋前,看着來往的人群,任憑太陽照在我的身上,清晨的陽光是溫暖的,伴有陣陣清風,不知不覺間我便倚着牆邊睡著了。

………

當我再次睜眼時,已經是正午了,太陽到達了最高處,熱的要死。

正當我準備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時,一個老頭站到了我旁邊。

「小夥子,醒了。」

「嗯」我抬頭看向他,可能是因為太陽太過刺眼,我竟看不清他的樣子,只是感覺有些熟悉。

「起來吧,別坐在這裡影響我的生意。」老頭伸手把我拉了起來,站起來後我才發現,這就是昨天給我黃符的那個人!

此人身材瘦小,衣服破舊不堪,頭髮也都掉光了,只留下了兩撮白色的鬢角。

最令我心驚的是,今天我才發現,他居然沒有眼白,就好像是枯木上鑲嵌了兩個黑寶石!

但是,有了之前的事情,我還是對他十分信服畢竟那張黃符確實救了自己,想到這裡,我撲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老人家,求您救救我,我不想死。」

可是他接下來的動作,讓我再次震驚。

只見他伸出乾枯的手,像拎小雞崽子一樣,把我拎了起來,隨即打開了小破屋的門。

「進來說吧。」

「你是,張海生?!」此時的我心裏五味雜陳,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如果他真是張海生,那麼之前他說的豈不是….

「哦?一晚上不見,都知道我叫啥了?」

「是我爺爺告訴我的,他讓我來找你,說只有你能救我。」

話音剛落,我便一頭撞在了他的身上,老人僵硬的轉過身來,渾濁的眼睛盯着我說道。

「你爺爺叫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