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化:我的專屬原罪教團》[凈化:我的專屬原罪教團] - 第4章 黑祭司

突如其來的血腥場面將不遠處那個喜歡嘲弄梅里亞的女騎士嚇得神志不清癱倒在地,雙腿被緩緩滲出的液體所浸濕。梅里亞更是因為自己憧憬的戴爾維斯隊長慘死在自己面前的這一幕,精神一度到達了崩潰的邊緣,全身因為巨大的恐懼感而止不住的顫抖。

「嘎嘎,真是善解人意的弟弟吶,我最討厭進行到一半的事情被別人打斷了,現在礙事的傢伙都安靜下來了,接下來我要繼續出招了。」

突然懷特·兄的身體一分為二,就好像創造了一個完全一樣的分身,兩個懷特·兄同時手持匕首快速向梅里亞刺了過去,梅里亞用盡最後一點精力奮力躲開其中一個懷特·兄的攻擊,但另一個的匕首深深刺入了梅里亞的肩膀,鮮血不停從傷口涌了出來,將梅里亞半個身子全都染成一片緋紅。

「嘎嘎,你拚命躲開的只是一個虛假的殘像,這還不是我最大的分身數量,弱成這個樣子還妄圖逮捕我們?你也只不過是個喜歡玩騎士遊戲的垃圾罷了,嘎嘎嘎嘎!!」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很弱,但即使如此我也決定不選擇逃避,正是因為世界上有很多像你們一樣的惡徒才有着無數的悲劇,如果我背向罪惡選擇視而不見即使今天我可以活下去,從此我的靈魂也和死掉了沒有區別!」

雖然身體還是止不住的發抖,雖然傷口的疼痛使手臂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雖然眼淚莫名的從眼角滴落,但梅里亞依舊決定貫徹自己心中的正義與「惡」戰鬥到最後一刻,她用最後的力氣舉起了銀劍做出了招架的姿勢準備迎接對方接下來的攻擊。

「嘎嘎,小姑娘你說的太好了太令我感動了!那麼,你就去死吧!!!四象諜影!」

霎時間懷特·兄一下子由一個變成了四個,由四個不同的方向衝著梅里亞刺了過去,不要說分辨那個是真是假了,僅僅連站着都快撐不下去的梅里亞已經完全沒有了躲閃的餘地,眼睜睜的看着其中一個分身的匕首馬上就要刺中自己的喉嚨。

『我要死在這裡了嗎?今天是我17歲的生日吧,沒想到同時也是忌日,反正像我這樣孤獨的人就是死掉了也不會有人特別傷心的吧,只是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沒有完成,我的人生還真是失敗啊……』一瞬間的思緒在梅里亞腦海中一閃而過,她輕輕閉上了雙眼準備接受自己將要死亡的結果。

……

……

?為什麼還沒有感受到身體被刺穿的疼痛感,是因為我已經死了所以才感受不到嗎?梅里亞緩緩睜開了眼睛,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把刀尖停在她咽喉處卻怎麼也無法再前進一寸的匕首,還有今天煩了她一整天的死魚眼男子。

男子的後背緊緊貼着懷特·兄的後背,一隻手扯着他所剩無幾的乾枯頭髮使得懷特·兄只要再多前進一步頭髮和頭皮就要被整個扯了下來,因為實在太疼所以他放棄了繼續刺向梅里亞的行為而是退了回去向著死魚眼的男子大吼道:

「嘎!!!你這傢伙好大的膽子!我只剩下這一點頭髮了,對我來說它們可是比黃金還要珍貴!如果你傷到它們我會把你碎屍萬段!!!」

「喂!你這傢伙明明讓你趕快逃走了,你怎麼又回來了?你這種普通人會死的知道嗎!」梅里亞沒想到男子竟然如此不知死活,居然還敢回到這麼危險的地方。

「騎士大姐,我現在可是被你親手逮捕的吃白食通緝犯,怎麼能隨隨便便就逃跑呢?你工作了一整天這麼辛苦也該稍微休息一下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畢竟我也有事情想要詢問他們……」

雖然男子依舊是一臉輕浮的表情但不知道為什麼梅里亞卻感到莫名的安心,好像他說的話確實值得信任,交給他真的沒有問題。男子輕輕將梅里亞扶到牆邊坐下,徑直向懷特兩兄弟走了過去。

「嘎?你這傢伙又是什麼人?不知道跟我們兄弟作對的人全部都不得好死嗎?嘎嘎!!」

「你們就是鎮上所說的大盜懷特兄弟啊,要不是你趁我住店的時候偷走了我的錢包,我也不會從一個優秀青年淪落成為吃白食的通緝犯。」死魚眼的男子用無奈的口吻繼續說著:

「好不容易打聽到有可能是葬財山的山賊們乾的好事,但是還來不及去找你們就被騎士大姐給逮捕了。其實你們如果只是偷走了我的錢包也就算了,畢竟錢沒了還可以繼續去賺,但你們竟然連我的『夜斬』一塊給偷走了那就罪無可恕了。」

死魚眼的男子說出來的話梅里亞完全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懷特·兄的表情卻變得不淡定了吃驚的問道:

「嘎……我幾天前確實盜回來一柄黑色的巨劍,你說那柄劍叫做『夜斬』?據我所知夜斬可是被聖十字教四大聖女之一所守護的聖物,十年前被傳說中的邪教『逆七芒』的成員搶奪,甚至還犯下殺害聖女這種極惡之徑。」

「沒想到你們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