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化:我的專屬原罪教團》[凈化:我的專屬原罪教團] - 第3章 騎士團

梅里亞將臉轉了過去,似乎不想讓其他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有些顫抖了起來:

「我知道的,我剛剛所說的所做的其實對那孩子來說根本什麼忙也幫不上,他還會持續很長一段辛苦的日子,就像我一樣沒有任何人幫助,只能一個人默默前行。但我相信只要他能夠咬牙堅持到最後的話,一定會有幸福在不遠的未來等待着他。」

「騎士大姐,我不認可你說你完全幫不上忙的這種說法,人類啊,有時候就是會因為一句鼓勵的話堅持的更久創造出完全不同的結局。你就是因為堅持過努力過成為騎士如今才能逮捕的我不是嗎,你比那些只是說說什麼都沒有實際付出過的傢伙優秀太多了,如果那個小鬼順利長大成人的話一定會感激你今天對他說的這些話的。」

「就算是被你這個吃白食的犯人肯定我也不會感動的……」

梅里亞轉過頭看向了死魚眼的男子發現他的視線已經從一開始死死盯着她的胸部轉移到了和她四目相交的地方,而且男子的眼神也不再渾濁而是變的明亮起來,不同於兒時遭受的歧視眼神也不同於成為騎士後受到的羨慕或是尊重的目光,而是一種自己從未體會過的溫柔的視線,相對之前一直被盯着胸部反而是這樣被對方直直看着自己的眼睛更加感到不好意思。

「騎士大姐,聽了剛才的對話你是叫梅里亞沒錯吧,我也可以這麼叫你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對你說……」

『這傢伙給人的感覺怎麼突然不一樣了?完全沒有了一開始的那種輕浮,而且氣氛也變得很奇怪,像這種惡人也能露出這麼認真的表情嗎?

「什、什麼話啊,很重要嗎?盡量長話短說啊,本騎士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其實啊我這一路上看了梅里亞你的的一言一行,我決定了……」

「快點說啦!(莫非是一路上被我的人格魅力所感染了?)。」

「我決定了,勇於承認!我確實是吃白食了,我認罪!我甘願跟你回騎士團接受懲罰!」

「……哈?就這些?沒了?」

「沒有了?難道我有其它的罪行嗎?」

「你這不就是普通的當街認罪嗎?氣氛搞得那麼正式幹什麼?!」

「騎士大姐,我都已經認罪了為什麼你看起來更加生氣了?」反而是死魚眼的男子被眼前突然生氣的梅里亞搞得有點迷茫。

「是呀是呀!一路上大姐大姐的叫着都快被你叫老了突然改口喊我名字,害得我還以為你是有多重要的事情!」

「那到底是想讓我說什麼呢?」

「什麼都沒有!!!趕緊跟我回騎士團接受審判,吃白食判罰15天,一路不斷騷擾本騎士判罰一億年!!!你就等着被一直監禁到太陽都燃燒殆盡的那天再出來吧!!!」梅里亞氣沖沖的拖着死魚眼的男子大步向著騎士團的方向走去。

終於在日漸黃昏的時候兩人來到了騎士團的門前,雖然是偏遠的城鎮但騎士團和教會永遠都是當地最精美最宏偉的建築,精木雕刻的大門上繪製者騎士團的象徵——銀獅子,圍牆外的崗哨也插滿了銀獅子的旗幟,騎士團的成員晝夜交替不斷巡邏象徵著信仰聖十字教的地區永遠都保持着安寧祥和與神聖莊嚴。

和門口執勤的騎士們打過招呼後梅里亞與死魚眼的男子來到了騎士團的彙報處,在這裡要把一天的工作內容匯總上報,在工作中不斷獲取經驗不斷積累榮譽才能夠成為高階騎士。今天在彙報處值班的是一名一手托着鏡子一手擺弄着自己化妝盒裡物品的女性騎士,和梅里亞樸素的外表不同,看得出來這是一名非常在意自己外表與妝容的人,直到梅里亞走到了她的身邊才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化妝品開口說道:

「梅里亞,每天這麼風吹日晒不停巡邏真是辛苦了你了,偶爾也要記得保養一下自己啊,畢竟我們女人的青春還是十分短暫的。就像我似的每天不過用羽毛筆做些記錄工作手上的皮膚就因為墨水的污染變得粗糙了好多,你看!」

緊接着將自己的的手背伸向了梅里亞,其實因為每天都使用化妝品的原因這名女騎士手部的皮膚完全可以用晶瑩剔透來形容,她的目的大概只是想向梅里亞炫耀一下她指甲上今天新做的彩繪。

從小失去家人的梅里亞從來沒有機會接觸這些年輕女孩都會討論的話題,對於化妝的知識也是一竅不通,面對對方近似於挑釁的話語梅里亞巨大的自卑感湧上心頭,此刻的她偷偷看了一眼自己有些粗糙的雙手但也只能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言不發的站在哪裡。

「這位騎士小姐姐你你太謙虛了!你這白得像魔芋凍一樣的手算是粗糙的話其他人的手不都是爛木頭雕刻而成的了」死魚眼的男子反而上前接上了女騎士的話題。

「這位小帥哥,看你不僅長得挺順眼,說話也很討喜,一整天都和梅里亞待在一起會不會很無聊啊?」

「能和您這麼美麗的女性相遇,就算是有無聊也早就一掃而空了,況且你擁有這麼光彩奪目的指甲,讓人忍不住就想多看幾眼!」死魚眼男子邊說邊把女騎士的手捧了起來看着她閃閃發光的美甲。

「怎麼樣?這可是請鎮子上最優秀的工匠為我設計的『閃靈銀河』是今年最流行的爆款,小帥哥你還蠻識貨的嗎!哦呵呵呵呵!」在死魚眼男子的稱讚下女騎士感覺自己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但是啊,我剛剛仔細觀察過你的指甲,周邊顏色有些暗淡,質感也有點脆弱,我懷疑是騎士小姐姐你常年使用劣質美甲原料,雙手的已經有感染的趨勢了,如果繼續放任不管的話甚至連手指都會面臨截肢的危險呢!」死魚眼的男子若無其事的說出了很危險的話。

「怎麼可能!做指甲的老頭告訴我是完全安全的,難道真的是因為節省成本用了劣質的染料嗎?這麼說起來我的手指好像真的開始發癢了,不會是感染的前兆吧???我不要截肢啊!!」女騎士着實被男子的話嚇壞了,趕快拿出手帕想要把指甲上五顏六色的染料全部清理掉。

梅里亞依舊站在原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同的是這次她是為了不讓自己笑出聲來,心情稍稍平復之後她小聲地對男子說:

「謝、謝謝你哦」

「嗯?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