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婚》[嬌婚] - 第8章 領證,見家長

季雲錦瞧夏沫漓還是沒反應這下更着急了,搖着她的手嘆息的哄:「唉,真生氣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以後我都不提了好不好,嗯?小貓 。 」

夏沫漓被他給搖笑了,身子微顫。沒想到呼風喚雨的季大老闆居然在跟她撒嬌,她雖沒敢抬頭看他 ,但是他手心薄薄的汗已經出賣了他。

夏沫漓強忍着笑意,抬頭對上了季雲錦那雙不可莫測的眼睛認真的說:「好,我答應你。」

這次輪到季雲錦沉默了,夏沫漓懵了。

「喂,季雲錦我都答應你了,你怎麼不說話呀。」夏沫漓另一隻手戳了戳季雲錦結實的手臂。

季雲錦聲音低啞「認真的?」

「難道還能是假的嗎 ?」

季雲錦笑了,他的眉頭終於得到了舒緩,他想過夏沫漓會生氣會拒絕但就是沒想過 她會答應的那麼快。這女人可真傻,換作是他也未必能接受。不過既然她答應了他,他就會用這一生去保護她,寵着她,愛着她。

「小貓,我能抱抱你嗎?」

夏沫漓張開了雙手示意他可以,季雲錦抱得很緊,把頭深深埋在夏沫漓的頸側:「小貓,謝謝。」

夏沫漓被季雲錦弄得有點癢,她的手輕輕拍着他的背:「季雲錦你很好,知道嗎 ?」

抱了好一會兒 ,季雲錦才捨得放夏沫漓回家。

特意坐在客廳候着的夏父夏母看着自家女兒 一臉春風走進來就知道有情況,夫妻兩人對視 了一眼,夏父收到妻子的指令輕咳了聲「沫兒,過來我和你媽有話跟你說。」夏萬里朝在門口換鞋招了招手。

夏沫漓看這架勢心裏多多少少都有點數了,看來想瞞也瞞不住了,她都答應季雲錦明天去扯證現在還不說的話 不僅對他不負責更對爸媽不負責。而且她的戶口本現在還在夏父夏母那兒呢。

「爸媽 ,你們應該是想問我和季雲錦的事情吧。」夏沫漓走到旁邊的碎花沙發坐上已經做好了準備接受拷問。

「沫沫,爸媽也不是非要逼你怎麼樣,就是想知道你和雲錦那孩子現在發展到什麼地步了?」江婉慧說。她自個兒生的女兒沒人比她更了解了,除非是夏沫漓真的很喜歡要不然你問了也是白問。

剛剛出去有點冷現在夏沫漓也只是穿着薄薄的睡衣,一時間忍不住一個哆嗦。夏父眼尖把他身側的小毯子蓋在自家寶貝女兒的身上。

夏萬里在這場談話中屬於次要地位,女婿啥的只要女兒喜歡就夠了,至於考察什麼的他也不參與。雖說人到中年卻仍然意氣風發,渾身透着儒雅的書香氣息,這大概就是歷史教授的風骨。

夏沫漓把長發撥到胸前,坐直身板:「爸媽,其實我和他已經處了一個多月了,一開始沒告訴你們是因為想等穩定點再說的。」

「而且 剛剛他跟我求婚了,那個啥我,我答應了。」夏沫漓越說越沒底氣,生怕爸媽一個生氣打死她,有她這個女兒也挺費心的。單身26年連個異性朋友也沒有,這下忽然打你個措手不及,告訴你她談了一個多月的戀愛就要結婚了。

「什麼?」江婉慧實屬震驚,沒想到她女兒能那麼快就做出這樣的決定。談戀愛都不敢的人現如今居然想結婚了 。

對於這個爆炸性新聞,夏萬里就顯得平靜了許多 ,悠然的泡茶。

夏沫漓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別說她爸媽不接受換作是她自己可能也不願意,但她既然決定和季雲錦在一起給他承諾就要堅定 :「爸媽,我知道你們可能不太能接受,但是在我這26年中他是唯一一個讓我心動的人。可能他並沒有做什麼破天荒的大事讓我感動,但是喜歡一個人不就是這樣嗎哪怕他沒有多大的本事,但是只要是那個人就足矣。」

「他的家世背景確實是給他鍍了一層光,但那是他無法決定的,他所能決定的是他的三觀,人格,做事態度和一顆乾淨的心。」

「我遲早是要結婚,既然現在就有那麼好的結婚對象站在在我面前,我為什麼不抓住機會呢。」

夫妻兩人心裏已經明了,若有所思地對視了一下 看來女兒真的是很喜歡季雲錦,還沒說些什麼她就着急的要為心上人辯護了。

夏萬里放下茶杯,走進了房間 。夏沫漓嘆了口氣,爸爸不同意的話看來明天得不能履行承諾了。

江婉慧起身安慰眼眶微紅的 夏沫漓 :「沫沫,瞧你爸拿什麼過來了?」

正想着怎麼跟季雲錦交代,她爸手裡拿着一本紅本本朝着她們走了過來。什麼情況?

江婉慧接過戶口本,拉起夏沫漓那因為緊張交叉的手指鄭重的交到她手中。夏沫漓徹底被搞懵了:「這是?」

「沫沫 你是爸媽的寶貝,爸媽尊重你的一切決定也相信你能處理好自己的感情,以後的生活是你和雲錦一起過的,我們干涉不了。只要你能幸福爸媽就安心了。」江婉慧說。從小到大夏沫漓一直都是人家口中所說的別人家的孩子,她學業和工作從來都不用家裡操心,而且性子又比較溫順。

夏沫漓眼裡 蓄積的淚水再也藏不住了,猶如珍珠斷線般滾落下來,一把撲進江婉慧的懷裡抽噎道:「媽媽,謝謝你 。」江婉慧輕輕捋着夏沫漓的背:「傻孩子。」

夏沫漓在江婉慧的懷裡哭的差不多了,毯子還披在身上慢吞吞的走向全程喝茶的夏萬里給他 來個大大的擁抱:「爸爸,謝謝你」。

「小孩 如今都要嫁人啦,什麼時候帶你的郎君回來給我們瞧瞧。」

「他說 明天領完證就來拜訪你們。」 季雲錦 剛剛在 車裡跟她說怎麼突然的拐走他們的寶貝女兒,肯定要登門領罪的。

「行啊,明天周五你爸沒課。」

……

季雲錦這邊也顧不得疲憊了,一想想明天就把人給娶回家但是人家連他父母還沒見過就愧疚,說到底是她太好了能相信他 。不過他定不會讓她無名無份的嫁過來 。

季雲錦驅車回季宅,和家人說了之後反應最大的就屬他母親和妹妹了,說趕緊帶人回家要不然讓人家女孩多沒面子。

他爸媽還迫不及待的準備聘禮,連在國外安度晚年的二老也因為他們的大孫子喜結連理趕忙訂了回國的機票。燈火通明的季宅熱鬧非凡,不難看的出他們有多喜歡這個未來的兒媳。

……

周五早上民政局 ,可能是來的早不一會兒就到他們了。一直到拍照的 時候 夏沫漓都是無比緊張,太真實了,她馬上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

「緊張的話牽着我的手就好。」季雲錦知道她緊張,從進來她就 沒說過幾句話,寫名字的時候更是慢慢的一筆一划的寫。

夏沫漓抬頭看向季雲錦 ,大概這人是有什麼魔力吧她想什麼他都知道:「好。」

兩人拿着熱乎乎的紅本本回到了車裡,一切都太快了以至於夏沫漓都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結婚了。

夏沫漓放下紅本本,面對着季雲錦:「季雲錦,你掐我一把。」

季雲錦知道她在 搞什麼名堂,本來不想掐她的,奈何她那秀麗粉撲撲的小臉已經湊到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