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照蘇安全文》[江照蘇安全文] - 江照蘇安全文第8章  

蘇安心輕栗了下。
一兩秒後她搖頭:「不對。」
「怎麼不對。」
江照問。
蘇安:「難的人本來就很難了,要起來就會更難。」
江照啞然又:「習慣就好了。」
「不要習慣!」
蘇安這一次幾乎旁邊的地面上跪坐起來了。
她需要居高臨下的體勢幫她撐起說服的底氣,尤其是在這個倚紙箱坐比她跪坐要高一點的人面前。
「江照,你知道嗎?
原本在我看來,你是我見的最完美的人。」
小姑娘繃臉,跪在膝蓋旁邊,語氣嚴肅地這樣說。
於是江照最後那點沉湎的痛楚和難都她澆滅了。
微微低下頭,鬆散靠坐的姿勢里,撐在膝上的剋制地抵了抵下頜,才沒有在她面前來。
但蘇安是敏感地察覺了,她微蹙眉:「我是認真的。」
「嗯,」江照啞聲,抑,「我相信你是認真的。
所以你的這個夢,是在什麼候破滅的?」
蘇安糾正:「不是破滅。
就是在和你真正的認識以後,我發現你身上也會有一些壞『毛』病,比如抽煙——」「……?」
江照剛低眼『摸』煙盒的就頓住了。
蘇安無聲地警告地看。
江照輕嘆:「我冤枉。」
「可你又拿煙了,」蘇安蹙眉,「你是不是不耐煩聽我說。」
江照咬了咬牙,顴骨輕動了下。
長微卷的眼睫掀起,昏暗裡扒膝腿跪坐到面前來試圖「氣勢壓迫」的女孩就近在咫尺。
能嗅到她垂下來的柔軟長發上的淺淡茶香,再近一尺,就能直接咬住她柔軟的唇。
——冤枉得要「死」。
「我不抽,」江照低嘆,「我只是叼。」
「那為什麼要拿。」
「解癮,我跟你說的。」
「……」蘇安皺眉默許。
江照克制地迫使自己不再看昏暗裡的女孩,低下眸子,煙盒裡輕磕一根,遞到唇邊就只咬住了。
然後重新仰頭,靠到紙箱棱上,凌厲的下頜微撩起來,薄唇間沒點的香煙隨喉結輕輕滾動:「這樣,總可以了?」
「——」蘇安臉頰驀地一燙,下意識地開眼。
江照忍沒去拉近距離逗她:「我們可以繼續了,梔子老師。」
蘇安綳聲:「就是,認識你以後,我發現你身上有很多壞『毛』病。」
量詞變了。
記仇的小朋友。
江照低低地咬煙。
蘇安:「比如抽煙、比如喜歡欺負人。」
江照:「糾正一下。」
「嗯?」
「不是喜歡欺負人,是喜歡欺負梔子。」
「……」蘇安忍住,「除了那些壞『毛』病以外,我發現原來像你這樣在我以為無所不能的人,是會有失敗的實驗,會熬夜看論文但是一無所獲長了黑眼圈,會幼稚地因為一點小事逞口舌之快,會學們在論壇里聊一周很狼狽的糗事。」
江照撐膝,實在沒忍住,捲起腰腹微微向前傾身:「我聊一周,是誰的功勞?」
蘇安假裝沒聽到:「然後有一次,我就跟我的心理諮詢師提起了這件事。」
「?」
江照薄唇間抿的香煙驀地一停,微微凌眉起眸,意一下子就褪去了。
蘇安沒等發問,主動說的:「我現在的走路障礙其實是心理成因,最近幾個月就在做心理治療了。
治癒可能『性』這些我都不知道,你也不要問,我們現在在說的不是這件事。」
「……」江照蘇安堵了絕大多數的話茬。
停了幾秒,只好沉默地按捺下來,等她繼續說下去。
蘇安:「也因為我自己的一點心理問題,那天心理諮詢師告訴了我一句話——我朝我的目標,努力讓自己成長,變成更好的自己,這很好。
但做這件事的同,我們必須學會,只有不完美才是最真實的人『性』。」
蘇安這次終於轉回來,對上江照。
她刻意綳得嚴肅的語氣放得輕軟,像平常一樣了,她認真地看。
「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