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念池亦舟坐牢》[姜念池亦舟坐牢] - 姜念池亦舟坐牢第2ç«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
這裡有一本的《姜念池亦舟坐牢》等着你們呢!
本書中主角姜念池亦舟的精彩內容: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一襲白衣,眉目柔和,如同畫中走出來的一般,雖柔卻不會顯得娘氣,多一分陰柔,少一分欠缺,恰到好處。
…就在姜念的手被扒開,看着眼睜睜的看着手術室的門一點點關上,萬念俱灰的時候,一道如同從地獄而來,空靈的嗓音響起。
「放開她。」
一夥訓練有素的黑衣人上前,重新打開手術室的門把姜念搶了回來。
只見保鏢推着輪椅朝着姜念這邊過來。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一襲白衣,眉目柔和,如同畫中走出來的一般,雖柔卻不會顯得娘氣,多一分陰柔,少一分欠缺,恰到好處。
高挺的鼻樑上一副金絲眼鏡,更給其添了幾分斯文敗類的感覺,眼眸深邃,卻透露着一股如同地獄般的郁,明明是夏日炎炎,可這位周身的氣場卻給人一種後背發涼的憷意。
姜念看着,激動的要哭了,老天開眼,她的救星,全書的終極大反派他來了,他坐着輪椅帶着壓迫的氣勢走來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雷御風擰起了好看的眉頭,朝着男人看過去。
池家這個殘廢怎麼來了?
「池爺有事?」
池亦舟好似壓根就沒有聽到一般,被推到姜念的身邊去。
「你是姜念?」
姜念:「是我。」
池亦舟:「喜歡我?」
這麼大張旗鼓的問,讓姜念有些招架不住,尤其是感受到雷御風看過來那如同要殺人般的目光。
不過眼下她也沒有別的選擇,雷御風這種動不動就要挖器官的霸總她是惹不起的,想要活命必須抓住眼前這唯一的救命稻草。
一咬牙,重重的點頭,眼神中滿滿的深情款款,彎腰,伸出手去握住男人的手。
「沒錯,我喜歡你。」
池亦舟還是有些意外,他雖這麼問,但也沒有想到這個看似弱不禁風跟只小貓兒似的女人居然還真的敢答應。
放眼帝都竟然還有人敢說喜歡她?
不愧是雷御風的女人,夠大膽。
「姜念,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過來。」
雷御風聽到這話更是震驚,臉色難看到來極點。
誰不知道他和姜念是青梅竹馬指腹為婚的未婚夫妻,姜念一直如同一株菟絲花般依附於他,對他溫柔體貼,言聽計從。
姜念對他的愛意無需質疑,可她怎麼敢對着其他男人說喜歡?
即便是不滿他這次的安排,也不能做這種事情。
為了激怒他,表示對他的不滿,就糊塗到這種地步了?
姜念立馬搖頭,攥緊池亦舟的手:「帶我離開這裡好嗎?」
她絕對不要靠近雷御風,過去不就等於是羊入虎口必死無疑嗎。
雖然眼前這個男人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但是她現在沒有其他選擇,至少抱緊池亦舟的大腿還能再掙扎一下。
池亦舟饒有趣味的看着眼前過度緊張的女人,和雷御風搶女人?
好玩,有意思。
「跟我離開一切就得聽我的,想明白了?」
姜念立馬點頭:「我知道,我聽你的。」
「姜念,你瘋了嗎,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
雷御風手緊緊攥成拳,從來沒有人可以背叛他,而這個人更不可以是姜念。
在雷御風的認知里,姜念早已經是他的所有物,當乖巧懂事的人兒開始反擊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