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有些暴脾氣》[將軍夫人有些暴脾氣] - 第7章 顧將軍護犢子

蘭婉怡也不裝了,反正大廳里也沒有其他人。

她冷笑道:「哼,不過是賤命一條,能供她吃喝和住的地方,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蘭婉怡,我知道我現在拿你沒辦法,不過,你且等着,我定會讓你,以命償命!」

蘇七七一字一頓,那冷冽的眼神,似乎要將眼前的撕碎。

蘇曉倩見她這般無禮,上前擋在她們之間,一臉厲色,

「蘇七七,你真不會以為,爬上了顧卿珩的床,翅膀就硬了?我告訴你,你且去報官,我看誰敢護着你。」

「本將軍管!」

門外,小武推着顧卿珩不知何時站在了那裡,蘇七七有些錯愕的看向他,顧卿珩回以一道讓她安心的眼神。

蘇七七有些懵,她暗暗眨了眨眼眸,以為是自己哭的眼睛有些壞了,耳朵也幻聽了?

蘇曉倩見此,有些吃味。

蘭婉怡吃驚,但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唇:「顧將軍莫要當真,我只是與七七開個玩笑而已……」

「玩笑?我阿婆已經……沒了,是,她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老人家,但是,佛說眾生平等,難道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

蘇七七安放好阿婆,起身直勾勾的盯着蘭婉怡。

「你以為她是我害的,你儘管去府衙告我,若是沒有證據,便是污衊當朝丞相之妻,再過幾日,我可就是聖上親封的一品誥命夫人,七七,你可得想清楚了!」

蘭婉怡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蘇七七不語,面無表情的朝她靠近一步。

「不管你是誰,血債血償,天經地義,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一樣。」

「那我且等着,你怎麼讓我……血債血償。」

「蘭夫人,今日回門宴,到此為止吧!七七,我們回家!」

也許是同病相憐,顧卿珩柔聲說道,一旁的小武滿臉震驚,但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

「夫人,我們回將軍府吧!」

「且等等!蘭夫人,梅霜和秋菱的賣身契,給我!」

身後,兩個小丫鬟相互對視了一眼,面露感激之色。

「她倆雖說是陪嫁丫鬟,但終究是丞相府的人,賣身契,你留着也無用!」

蘭婉怡直接回絕,蘇七七嘴角勾了勾:「開個價吧!」

「開價?呵,我不缺那點銀子……」

「聽說令郎備戰科舉,還是選的武考,本將軍承蒙聖上厚愛,當一回考官……」

顧卿珩漫不經心的提了這件事情,蘭婉怡臉上得意的笑慢慢消失。她暗暗吸了口氣。

「不就是兩個丫鬟嗎,給你就是!柳嬤嬤,去拿賣身契。」

回將軍府的路上,蘇七七又瞄了眼一旁閉目養神的某人,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你,為何幫我?」

顧卿珩緩緩睜開雙眸,視線落在小方桌上,蘇七七愣了愣,立馬明白過來,上前倒了杯熱茶遞到他手裡。

淺呡了一口,顧卿珩才回她:「你是將軍府的人,幫你,也是幫我自己。」

「……」

這才不到一天,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可你昨日不說,要……」

「要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