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大將軍做續弦》[嫁給大將軍做續弦] - 第9章 孫淑珍賭氣

孫淑珍回娘家已經五天了,這期間宋毅還差人去催了一次,但是她似乎絲毫沒有要回來的意思。

這幾日,宋毅只要一躺在床上 ,便想到那晚她嬌喘的樣子 ,這個畫面一直折磨着他,讓他輾轉反側的睡不着。

他甚至都後悔與她置氣了,本來這小娘子脾氣就倔,這下怕是不好哄回來了。

直到孫淑珍離開第七天 ,宋毅終於還是忍不住去了孫府了。

宋毅坐在孫府的前廳內,孫大人滔滔不絕的和他講着朝廷上的事務,宋毅聽得心不在焉的,他眼睛頻頻往外瞟,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夫人。

到了中午飯時,孫淑珍才出現在飯桌上了。

飯桌上,孫大人適時地說道:「淑珍啊,今日正好來了,你便和他一道回去吧!」

宋毅表情不自然地看着她說:「娘有些想孩子們了。」

見孫淑珍不說話,孫夫人清了清嗓子,然後悄悄碰了一下孫淑珍。

孫淑珍這才抬眼說道:「安安最近有些不適,不宜出門吹風,等他好利索了再說吧!」

宋毅沉下臉說:「出門都有馬車,不會吹到他的。」

孫淑珍垂下眼皮說:「將軍沒有照顧過孩子,你當然是不知道,一個年幼的孩子,生起病來,做娘親的有多麼的無措。」

孫大人見狀連忙說道:「孩子體弱 確實是需要靜養,將軍不用擔心,再過幾日,我會派馬車把她們娘仨送回去的。」

話都說到這了,宋毅只好輕輕地嗯了一聲。

飯後,將軍藉著看孩子的由頭,去了孫淑珍的房間。

「孫淑珍,你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宋毅沉聲說道。

孫淑珍冷聲說:「將軍真是說笑了,你是將軍,連我爹都會畏懼你,我又怎麼敢跟您鬧呢?」

宋毅瞪着她說:「那你現在是在幹嘛?」

孫淑珍抬眼看着他說:「我只是為了安安的身體着想而已。」

宋毅一拍桌子說:「行 ,孫淑珍有本事你就別回去了。」說完她便氣呼呼地走了。

將軍走得時候,臉黑的像碳一樣,孫家老兩口自然也意識到他們兩口子吵架了。

孫夫人皺着眉頭看着她說:「糊塗啊!你這樣不等於是給賊人可乘之機了嗎?」

孫淑珍垂下眼皮說:「女兒不喜歡在那種環境里待着,感覺隨時要窒息了。」

孫夫人紅着眼睛說:「乖女兒,娘知道,但是你是皇上親封的將軍夫人,你這輩子都得是將軍夫人,何況你還有安兒,你不為自己爭權奪勢,也要為了孩子着想啊!難道你真的想因為自己的任性,而辜負了孩子的大好前程嗎?如果將軍真的厭棄了你,你的孩子也就不被重視了。」

孫淑珍微微嘆了一口氣說:「大好前程又怎樣?我覺得能平安度日也挺好。」

孫夫人皺着眉頭說:「你也說了,那個賤人為了上位,都曾對安安下過手,如果她真上位了,你覺得她會甘居妾室嗎?毒了你,再毒了安安,將軍夫人的位置就是她的了。人只有強大了,他才能不被人迫害。安安身為將軍的後代,他的人生就註定不會平凡了。」

孫淑珍紅着眼睛看向了孫夫人,孫夫人拉住她的手說:「好閨女,胳膊擰不過大腿,他一個大將軍是不可能卑躬屈膝的跟你認錯的,識時務者為俊傑。那賤人還沒成氣候,你就氣的回娘家了,若是她真成了妾室,你豈不是更受不了了。」

孫淑珍紅着眼睛垂下眼皮說:「娘說得對,是女兒愚鈍了。」

孫夫人嘆了一口氣說:「娘知道,你心裏委屈,守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盼着將軍回來了,他心裏還惦記着亡妻,這事換誰也會生氣的,但是你要知道,他如果是個荒淫無度的人,此刻以他的身份,他可以直接納個十個八個的小妾,到那時候,你不更難過嗎?他重情重義是好事,你應該想法讓他對你有感情,讓他對你專情,豈不是更好?」

孫淑珍低下頭說:「先入為主,只怕我已經來晚了。」

孫夫人拍拍她的手說:「我今天見他坐在前廳一直魂不守舍的,等你來了,他整個人眼神都不一樣了,我覺得他對你肯定是有感情了。」

孫淑珍看了她一眼,然後無奈地低下了頭。

之後的幾日,孫淑珍還是依然住在娘家,直到有一天,老夫人病了,將軍府託人捎信來,讓孫淑珍帶着孩子趕緊回去。

孫大人不敢耽擱,所以趕忙派馬車把她們娘仨送回將軍府了。

孫淑珍到了將軍府時,老夫人的病也好些了。

宋毅看到她後,冷哼一聲說:「你還知道回來?」

孫淑珍看了他一眼說:「不是將軍給我捎信,讓我回來的嗎?」

宋毅表情不自然地背過身說:「我才懶得理你呢!」

這時,張玉蘭突然說道:「夫人,是我派人捎信給您的,主要想着老夫人想念孫子孫女,所以我就自己做主了,還望將軍和夫人不要怪罪。」

她這句話說得特別討巧,既幫將軍兜了底,又在側面告訴她,將軍確實還在生她的氣。

孫淑珍冷眼看着她說:「這湖底那麼深,湖水那麼涼,張二小姐掉進去,竟然還能安然無恙,當真是奇蹟啊!」

張玉蘭勾唇笑了一下說:「確實在鬼門關走了好幾圈,好在將軍一直命人悉心照顧,倒是讓我撿回了一條小命,所以玉蘭這條命以後便是將軍的了。」

果然她走了幾日,張玉蘭就一副主人公自居的樣子,如今將軍和她不睦,所以她便更加不掩飾自己的野心了。

孫淑珍冷笑一聲說:「張二小姐怎麼說也是一個姑娘家,你可知你這句話,讓外人聽見了,他們會如何取笑你嗎?難道你家父母沒告訴過你嗎,將軍是你的姐夫,你把自己給他,那可是敗壞人倫的醜事。」

張玉蘭沒想到她說話那麼難聽,直接導致她的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宋毅皺着眉頭說:「她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瞎說!」

孫淑珍冷哼一聲說:「二小姐,將軍說你不是這個意思,是嗎?」

張玉蘭淚流不止的說:「夫人……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