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大將軍做續弦》[嫁給大將軍做續弦] - 第6章 夫妻被離間

張氏姐弟進入將軍府,一切都按最好的標準,連將軍府的奴才,都知道將軍有多重視張氏姐弟。

將軍已經回來幾天了,但是他還沒有去將軍夫人那裡過夜,這是極其不正常的。

這件事張玉蘭自然也聽說了,她很驚喜將軍不喜歡將軍夫人,更驚喜地是,將軍對死去的姐姐,一直念念不忘。

將軍這幾日跟孫淑珍較着勁呢,他覺得孫淑珍不歡迎張氏姐弟,這讓他對她很不滿意,畢竟張氏姐弟是他亡妻的至親,況且他當著那麼多人,把她們的這個擔子攔在自己身上了,他就得必須好好對她們。

這天早上,張玉蘭帶着張子健來到了小月月的住處 ,她想拉攏小月月,這樣有助於她在將軍府站穩腳跟。

可是沒曾想,張子健很是頑皮,兩個小孩沒玩幾下就打起來了。

小月月哭着跑去了孫淑珍的聽雨閣「娘,有人欺負我,嗚嗚嗚嗚……」

孫淑珍見狀立馬抱起她說:「怎麼了月兒?」

小月月哭着說:「舅舅欺負我,他還打我。」

孫淑珍皺着眉頭說:「他打你哪了?」小月月哭着說:「他打我臉。」

孫淑珍看着小月月肉嘟嘟的小臉上,明顯紅了一片,她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說:「你等着,娘替您出氣。」說著她便抱着她去找張子健了。

就在這時,將軍也下早朝了,他看着她們娘倆手拉着手去了張氏姐弟的住處,於是便跟着進去了。

「夫人,什麼風把您吹來了?」張玉蘭笑着說道。

孫淑珍皺着眉頭說:「張公子呢?」張玉蘭眼睛瞟到了宋毅正往這邊走。

於是,她趕忙拉着張子健跪在了地上,然後紅着眼睛說:「夫人,子健年紀小不懂事,我替他給您認錯,求您不要責罰他。」

她自然知道孫淑珍是為了替小月月來教訓子健的,所以她就先來了個苦肉計。

孫淑珍皺着眉頭說:「你跪下來做什麼?」

張玉蘭突然又磕了一個響頭說:「讓夫人生氣是我們的不是,我在這裡替子健認錯,還望夫人息怒。」

孫淑珍還沒來得及說話,宋毅便率先發聲了「你們兩個起身,自家人不用跪來跪去的。」

孫淑珍扭頭看向了宋毅,見他怒氣沖沖的,再看看張玉蘭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她便知道她被算計了。

張玉蘭梨花帶雨的看着宋毅說:「將軍,子健今天不懂事打了月兒,原是我不好,我本想着和月兒親近親近,沒成想惹得月兒生氣了,子健是男孩子,所以從小便頑皮慣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教育子健,讓他做一個像姐夫這樣的人。」說到這她眼睛又看向了孫淑珍。

「希望夫人不要怪罪子健,要怪就怪玉蘭吧,玉蘭願意替子健受罰。」

宋毅看了一眼孫淑珍,然後冷聲說:「小孩子頑皮打兩下也是常事,說什麼受罰不受罰的。淑珍雖然心疼月兒,但也斷斷不會懲罰自己人的。」

孫淑珍接過話茬說:「自己人當然不會責罰自己人,但是玉蘭也要告訴子健,月兒是他的近親,即便有不滿,也千萬不能打臉,女孩子的臉蛋很重要,如果刮花了,可是要影響一輩子的。」

宋毅這才看向了月兒的臉蛋,看到自己閨女臉蛋紅腫,他的瞬間就不好看了。

張玉蘭見狀,連忙開始打張子健「你這個死小子,你怎麼可以打月兒的臉蛋,如果月兒真有什麼差錯,我還怎麼對的起姐姐的在天之靈啊!你這臭小子,姐姐真是要操碎了心了,我打死你這皮猴子!」

張玉蘭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下去,一邊打還一邊哭,而張子健也被打得哇哇大哭,這場面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動容。

宋毅走過去拽住她的衣袖,然後看着她說:「算了,孩子到底年幼,知道錯就好了。」

張玉蘭一邊哭拉着弟弟,一步步跪着挪向了孫淑珍「夫人,是子健的不是,您要殺要剮,我絕無怨言。」

孫淑珍冷聲說:「將軍一直在說無妨,而你卻偏我我懲罰他,你這豈不是陷我於兩難的境地。」

張玉蘭聞言立馬又看向宋毅「姐夫,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特別的愧疚。」說完她的眼淚又嘩嘩的了。

宋毅看了一眼孫淑珍,然後便一臉不悅地說:「玉蘭你帶子健回屋,這件事今天以後誰也不許提了。」

張玉蘭見將軍生氣了,預示着她的計謀得逞了,所以她連忙哭着拉着張子健回屋了。

宋毅看向孫孫淑珍說:「你何必要這樣疾言厲色,這倆人剛住進將軍府,就把人家嚇成那樣,真不知為什麼你現在這麼兇悍。」

孫淑珍垂下眼皮說:「將軍覺得我兇悍了?我就問你,我從頭到尾說了幾句話?」

「你雖沒說話,但是你的臉色任誰看了,也會認為你在生氣。」宋毅瞪着她說。

孫淑珍冷哼一聲說:「罷了,將軍說我兇悍我便兇悍吧,百口莫辯就還不如不辯。」說完她便帶着月兒走了。

宋毅沉着臉看着她背影「這個淑珍,跟打仗前簡直判若兩人,這哪裡還有溫柔嫻淑的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