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黑暗中的新生》[火影:黑暗中的新生] - 第3章 滋長發芽

沒讓眾人等待多久,傷勢痊癒的海野伊魯卡拿着一張文件夾走進教室,來到前面的講台上。

看着端坐着的學生們,伊魯卡直截了當地開口道:「各位同學,從今往後你們就是正式成為能獨當一面的忍者了,不過你們還是下忍中的新人,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

「村子今後會給你們分派任務,而你們也將三人一組聽從委派上忍老師的指導,在他的帶領下來完成村子下派的任務。」

聽到這裡,這群面臨分班的新人下忍再次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地討論着彼此要和誰在一個班。

「哼,三人一組,不過是多了兩個礙手礙腳的傢伙。」始終保持着冷酷的佐助不屑地想到,打從心裏把即將加入的隊友當成了拖油瓶。

而他旁邊的小櫻則握緊了拳頭,暗自發誓一定要和佐助分到一個組。

另一邊的鳴人依舊趴在桌上,重新恢復無精打採的表情,兩眼放空不知在思考什麼。

待眾人的討論聲漸小,伊魯卡揚起手中文件夾上說道:「呃……為了使各組的實力均衡,就由我來決定好了。」

「啊!!!」教室里頓時響起了幻想破滅的聲音。

沒有理會學生們的哀怨,伊魯卡隨即照着文件夾上早已排好的分班表念道:「第七班,春野櫻、漩渦鳴人,以及宇智波佐助。」

「太棒啦!」夢想成真的小櫻激動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臉上抑制不住地發出大笑。

「第八班,犬冢牙、日向雛田和油女志乃;第九班……」

「第十班,山中井野、奈良鹿丸與秋道丁次;第十一……」

依次念完共十二組分班之後,伊魯卡接著說道:「下午我會把上忍老師介紹給大家,現在解散,大家自由活動吧。」

宣布完分班情況後伊魯卡匆匆離開,繼續投身到忙碌的工作之中。

這時已臨近中午,剛剛被分到一組的其他人迅速聚在一起,相約結伴用餐以聯絡感情。

冷酷的佐助自然不會與鳴人和小櫻交流,招呼也不打一聲便自顧自地雙手插兜走出教室。

「誒,佐助,幹嘛這麼快就走啊,我們還沒有開始增進感情呢!」小櫻立即追出,在後面沖頭也不回的佐助喊道。

直到其他人全都離開了教室,鳴人還趴在桌上,眼神不停閃爍露出思索之色。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終於起身,出了教室轉身走向走廊的另一邊,輕車熟路地溜進一間雜物室,出來時他的背上已經多了一捆拇指粗的麻繩。

……

三樓某間教室的窗外,擺脫小櫻糾纏的佐助靠在窗邊一邊欣賞着遠處的風景,一邊漫不經心地吃着手中的飯糰。

拿着麻繩的鳴人躡手躡腳地進入室內,然後悄然無聲來到窗檯下的牆邊蹲着。

「唰!」

「嗚啊!」

趁着佐助分神咬飯糰,鳴人飛快甩出麻繩將其牢牢捆住倒拖進教室。

「該死!鳴人你想幹什麼?!」動彈不得的佐助望着俯視自己的鳴人發出惱怒的質問,完全不清楚對方抽了哪門子風。

「不想幹什麼。」鳴人滿臉冷漠地看着劇烈掙扎的佐助,拿出一塊髒兮兮的抹布塞進他的嘴裏,語氣平淡道:「只是想借你的身份一用,你老實地待一會兒吧。」

說完之後,鳴人不再管死瞪着他的佐助,當著其面使用變身術變成了佐助的模樣,縱身從窗檯跳出。

「嗚嗚……」見鳴人變化成自己的樣子跑了,佐助心中一驚,暗忖道:「鳴人這傢伙竟然變成我的樣子,他想要幹什麼?」

另一邊,被佐助甩開的小櫻愁悶地坐在樹下的長椅上一陣唉聲嘆氣:「唉,即便使用美色,身材平平的我也只有額頭比別人的大,我怎麼才能……」

正思考着如何才能俘獲佐助的心的小櫻不經意間瞥見佐助緩緩向她走來,立時驚喜不已:「哎?真的假的?」

隨即發現佐助目不轉睛地盯着自己,她連忙羞澀地避開他的目光,內心更加雀躍:「啊,佐助在看我!還是那麼火熱的眼神,我的心好像都被他看穿了!」

【——小櫻,你最迷人的就是你的大額頭了,讓人不禁想要吻下去。

——我的額頭就是為此而生的!♡】

「呀啊~,什麼啊,只有小孩子才相信童話呢,不可能的啦……」幻想着童話一般展開的小櫻捂着羞紅的臉頰不斷搖頭,心裏卻很是期待這樣的場景。

可變身成佐助的鳴人已經有所轉變,顯然不會再讓這種事發生。

不遠不近地在小櫻身邊坐下,他看向神態忸怩的小櫻輕聲說道:「小櫻,有件事我想問你。」

「啊?」願望落空的小櫻神情一愣。

「你……你是怎樣看待鳴人?」佐助(鳴人)既期待又緊張地問道。

「為什麼會提到他啊……」小櫻失落地垂下頭,然後對着佐助坦白道:「他對我根本一無所知,就只會討人厭,我只想要得到佐助你的認同,我一直都……」

「還有嗎?」佐助(鳴人)出言打斷小櫻鼓起勇氣的深情告白,把臉湊上前追問道:「你對鳴人的看法只是這樣而已嗎?」

當一個人提前得知某個答案的時候,無論多麼不願聽到也會窮追不捨地提問,此時的鳴人便是如此。

「哎呀,佐助你靠得太近了啦!」小櫻竊喜着做出一副羞答答的姿態,說道:「佐助幹嘛老是提鳴人那傢伙,他總愛找佐助你的麻煩,分明就是缺少家教!」

「就因為他是孤兒,所以總是由着性子胡來,我要是那樣非得被父母罵死不可,真羨慕他啊,一個人不用聽父母嘮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呵呵……說的也是,謝謝你的解答,小櫻。」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佐助(鳴人)沖小櫻勉強一笑,竭力壓抑着胸中怒火提出告辭:「我忽然有點想上廁所,就先走了。」

望着佐助突然綻放的笑顏,小櫻瞬間呆愣愣的如雕像石化,連佐助後面的話都沒聽清。

直到佐助的背影消失不見,她才激動地踩跺地面,欣喜若狂地叫道:「哇啊啊!佐助居然對我笑了!今天真是太幸運了!」

而鳴人在脫離小櫻的視線後就變回了自己的樣子,緊緊攥着雙拳踏在教學樓的樓梯上,陰影下的臉色深沉似水,浮現一抹猙獰之色。

「因為我是孤兒,所以沒有家教嗎?可是有父母教育的小櫻你也沒好到哪兒去!」

鳴人心裏一陣咬牙切齒,抱答求問的他徹底死心,熄滅了對小櫻的最後一絲幻想。

如果父母沒有為了村子犧牲,自己現在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沒人疼沒人愛的孤兒?

如果不是他們隱瞞了我的身世,我怎麼會被人叫做妖狐,被以那樣惡毒的眼神看待,遭受這麼多年的侮辱和謾罵?

呵!今生的約定?多麼愚蠢可笑的承諾!

「不,我絕對不會成為夢裡那個可悲的傻瓜!」鳴人暗暗發誓道。

隨着事情進一步得到驗證,潛伏在他心底的黑暗以極快的速度蔓延壯大,越發趨向於相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