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 - 第九章 暗中使壞(2)

”那陣男聲又突然出現,洛秋水興奮得直點頭。

  不多會兒,門便被打開了。

  洛秋水這才看清,來人竟是言靖。

  來不及思考為什麼言靖會出現在這裡,她激動得抱住他,嘴裏一直念叨着感謝的話,一時間,竟落下了眼淚。

   ”你都不知道我一個人有多害怕,幸虧你來了! ”她扒拉了一下臉上的淚水,展開了笑顏, ”對不起我太魯莽了,實在是有點激動了。 ”她傻笑着鬆開雙手,意識到這個擁抱有些不合時宜。

  言靖微微笑了笑,掩飾着心裏的一陣失落。看着空蕩蕩的懷抱,洛秋水剛剛火熱的溫度稍縱即逝,留下的,卻是經久不散的氣息。

   ”還沒吃飯吧?我帶你去吃飯。 ”言靖輕輕拍了拍她的肩,溫潤如玉,這四個字用來形容他,再合適不過了。

  「你怎麼會被反鎖在資料室里?」兩人上了車,言靖擔憂地看着她。

  「有個同事讓我去幫她拿資料,結果我太笨了,找了好久沒找到,等我找到的時候,發現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所以,門就被鎖了。」洛秋水無奈地聳聳肩,開朗的笑容卻讓言靖有些心疼。

  「這樣,以後小心點。」他發動車子,打算帶她去附近的餐廳吃飯。

  「對了,那言總怎麼會來我們公司啊?」洛秋水笑着看着言靖的側臉,大眼睛彎成一條線。

  「來找安澤,」他輕聲回答道,語氣頓了頓,還是繼續說了下去,「那,過了下班時間,雲安澤也不找你嗎?如果你徹夜未歸,他是不是也不會找你?」言靖的眼神複雜,似乎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什麼樣的答案。

  「哎,前幾天我惹他不高興了,最近我們都不怎麼說話,所以,就算我真的一整晚都沒回去,他也不會在意吧。」說到這裡,洛秋水的眼神才黯淡下去。

  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可提及的人,而雲安澤,就是洛秋水的致命傷。

  「安澤就是這樣,喜怒不易外露,平常也總是冷着一張臉,很少笑的,」言靖笑了笑,似是在寬慰洛秋水,「不過,他的內心火熱,你要多去關心他真實的想法。」

  「言總,有件事我想八卦一下……」洛秋水輕輕挑了挑眉,嘴角雖然掛着壞笑,眉眼間卻分明寫着苦惱。

  「關於聞盈,雲安澤…是不是很喜歡她啊?」她終於還是小心翼翼地問出了口。

  言靖心裏咯噔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看見洛秋水小女人般揣摩愛人心思的模樣,他苦澀一笑,似是明白了雲安澤在她心中的分量。

  「聞盈啊,自安澤留學回來,她就一直跟着他,他們好像是國外留學認識的,」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二人邊說邊下了車,「不只是你,當時我們幾個要好的朋友,都以為他倆會在一起,結果,沒想到新娘是你。」言靖笑着,卻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他看見洛秋水黯淡的眼神,才趕緊安慰:「不過啊,兩個人在一起那麼多年都沒事,那肯定說明沒那方面的感情啊,別擔心了。」說著話,言靖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