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 - 第三章 把我賣了?

  「雲總啊,我們家秋水就是靦腆,不大愛說話,不像現在的好多女孩子啊,來不來就跑人家床上了,不知羞恥。」繼母大聲說著,不顧洛父的眼色。

  雲安澤饒有興緻地看着洛秋水漲紅的臉蛋,不覺邪魅一笑。

  也不知,昨晚爬上別人床上的小妖精,是誰?

  「那是自然,」雲安澤得體地回應道,「之前五百萬的禮金你們已經收到了吧?」他端起茶杯,細細品了一口,熱流衝進嘴裏,苦澀的茶味讓他眉頭輕輕一皺。

  「五百萬?」洛秋水猛地抬頭看向父親和繼母,「這不是婚姻,是一場買賣?」她心中苦澀地思忖着,嘴裏卻沒多說。

  「收到了收到了,秋水是個好姑娘,雲總您啊,肯定會滿意的。」繼母堆着笑,嘴裏的誇詞讓人不由地噁心。

  「你這是把我賣了?」洛秋水還是沒忍住,那古代小說里青樓里的媽媽大概就是繼母此刻的模樣。

  「這孩子,怎麼說話呢,能嫁給雲總,是你三生修來的福氣。」繼母依舊堆着笑,暗自里卻狠狠掐了一把洛秋水的胳膊。

  雲安澤看在眼裡,只是笑笑:「收到了就好,過幾天會有人跟你們談婚禮的事,有什麼問題,找我秘書就好。」

  洛秋水偷偷看着他英俊的側臉,回想起昨晚的旖旎與現在的場面,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雲安澤為什麼會娶她呢?父親和繼母不可能認識他的啊,又是怎麼找到他的,莫非是雲安澤來找他們的?這裏面究竟藏着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她皺眉,歪了歪頭,卻想不出任何頭緒來。

  「好了,事情也談完了,二老想吃些什麼就點什麼,記在我的賬上就好了,那我今天先帶秋水去看看婚紗,你們看看婚禮需要什麼,隨時告訴秘書就好。」

  雲安澤見洛秋水心不在焉,便禮貌地提出告辭。

  繼母自然很是高興,不由地感慨洛秋水好命,竟然嫁給了這樣一個有錢人家。

  「真巧。」剛離開餐廳,雲安澤就看着洛秋水的臉,邊搖頭邊感嘆道。

  「什麼?」她緊張地捏着裙角,小臉頓時通紅,低頭想着,那就是說,他竟然還記得昨晚的事嗎?

  雲安澤狹長的眸子深不可測,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解釋。

  良久,洛秋水卻還是沉默着,她心中的疑問太多,想問卻不知如何開口。

  「你,為什麼娶我?」她小心翼翼地開口,在心愛的男人面前,她緊張得像只做錯事的小貓。

  「不如,你先解釋一下昨天為什麼…?」雲安澤的語氣里滿是戲謔,看來,有故事有心思的,不只他一個了。

  不等他說完,洛秋水趕緊打斷他的話頭,迅速踮起腳尖,纖長柔軟的手狠狠捂住了他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雲安澤驚訝不已,怔怔地看着她羞紅的臉,眼神複雜。

  她也知道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