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別演了,陛下都聽見了》[皇后娘娘別演了,陛下都聽見了] - 第9章 她居然要去邊關

扶搖宮內。

敬事房的公公這次沒來,來的是三福,三福討好的說著( ̄▽ ̄)~*:

「恭喜惜貴嬪,皇上今夜又是翻得您的牌子呢,咱們收拾收拾出發吧,惜貴嬪娘娘」

【不是吧!!!後宮沒有別人了嗎?為什麼又是我啊 o(TωT)o 】

「公公稍等,本宮馬上就來!」葉棠語氣憂傷的說著,臉上掛着悲傷的氣息。

【現在系統也不在,萬事只能靠自己了!】

三福恭敬的說著「不着急,您收拾好咱們就出發。」

【(`Д´*)我哪裡着急了!!!嗚嗚嗚嗚苦了我這個小仙女了,戀愛都沒談過,直接就侍寢了 o(TωT)o 】

「走吧,三福公公。」

這走路的氣勢彷彿是斷頭台一樣,給小琴嚇了一跳。

「娘娘,咱們高興一點行不行啊…」小琴生怕三福去給皇上告狀。

「我盡量!」

【我還得高興着去侍寢,嗚嗚嗚嗚,我很高興!狗暴君!今天你敢強上我必定給你用上催眠藥水!】

偏殿內,朕怎麼覺得有人在罵朕!

【終於到了狗暴君寢宮了,希望狗暴君有自知之明,我可不喜歡被不自愛的男人碰到一絲一毫!】

慕容軒就差把暴怒放在臉上了,這個女人怎麼回事!朕從來沒碰過任何女人哪來的不幹凈!

嫵媚一笑,梨渦輕陷,輕啟朱唇 ,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帶了一份嫵媚的氣息:

「臣妾參見陛下,陛下萬福金安~」

慕容軒是真的佩服葉棠表面一套背後一套了,難道每個人的心聲都是這樣的嗎?要是能聽見文武百官的心情就好了。

「免禮,朕聽說惜貴嬪今日罰了純貴人,是怎麼回事?」

慕容軒心知肚明,但還是想聽葉棠心裏怎麼說的。

【狗暴君,跟我這秋後算賬來了,純貴人被人當槍使了,還能怪我嗎?】

「回陛下,是因為純貴人罰了我的宮女,目無尊卑,一點小事罷了,說到底還是怪我沒有容人之量。」

葉棠故作傷心的說道,用她那濕漉漉的桃花眼看着皇上。

「這件事並不怪你,惜貴嬪給朕唱首歌吧,朕批閱奏摺太無聊了。」

嘖,雖然朕知道她並不難過,但是朕為什麼看到這幅樣子,還會不高興呢?

【嘖,還好統子走之前給我開了瀏覽器,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既然邊關快發動戰爭了,那我正好給狗暴君唱一個「誤紅妝」提前給他打個預防針了。】

什麼?邊關快發動戰爭了?預防針又是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