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每天都在宮斗》[皇后每天都在宮斗] - 第二章 剋死了老皇帝

  一路捧着新衣回了房,沿路遇着的婢子、家丁半分也不知收斂,訕笑聲和着春風便捲入了楚衿耳中。

  她也不與他們計較,回了房,閉了門,將衣裳隨手往榻上一丟,清冷笑了。

  用過午膳,玲瓏來房中尋她。

  她是楚衿在楚宅中唯一可以說上話的婢子,也只有她一人,對楚衿是真心的好。

  得知楚衿不日便要入宮的消息,玲瓏慌了神。手中忙碌的活計也撂下了,趕着便尋了楚衿來。

  「大小姐這又是何苦?您明知道夫人這是要將您往死路上推,為何還要應下?」玲瓏看着楚衿榻上的華服,愈發氣不打一處來,「她的女兒便能嫁給太子,你卻要嫁給皇上……誰不知皇上那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若哪日出了岔子,你可是要活葬的!」

  「楚玥若當真嫁給了太子,我便是她娘,尚算是我得了個便宜女兒呢。」楚衿望向帝苑城方向,冷笑道:「入宮或許還能有條生路,留在府上,說不準哪日就得被林氏母女給折磨死了。」

  「入宮?您當入宮又是什麼好事美差?」玲瓏有些急了,跺了跺腳道:「現在入宮,和往那墓地里鑽有什麼區別?老爺也是,怎就縱着夫人這般亂來……」

  楚衿揚手打斷了玲瓏的話,問道:「你可願意跟我走?你在府上和我交好,她們也都不待見你。你和我入了宮就是宮女了,即便來日我得去陪葬,你還能好好兒在宮裡爭條出路。」

  玲瓏猶豫了一番,艱難地點了點頭。

  如此,到了第三日選秀之時,林氏與楚玥天將明便將她主僕二人送出了楚宅。

  彼時宅子的大門還未合上,她母女二人的譏笑聲已經忍不住了。

  宅門被重重的合上,楚衿抬首深深望了一眼匾額上以楷書金字寫成的『楚宅』二字,輕聲問道:「玲瓏,你相信這世間有報應嗎?」

  她這一聲極輕,玲瓏並未聽清她說了什麼,追問之下楚衿也並未答她,只自顧自道:「我從不信這世上有報應,如果有,那也得是我親手去報。」

  順暢門外平日是不許百姓接近的,今日卻攏了一眾的脂粉香氣。

  這些姑娘們與楚衿一樣,今日都只能看見一雙明眸,臉上覆著面紗,是瞧不清全貌的。

  大昭的規矩,這要入宮侍奉的女人,在送入宮中選秀的路上,容顏是不能示人的。

  各旗選秀的秀女依序排開立着,楚衿打眼望去,人人臉上都掛着一雙朦朧淚眼,紅腫成了粉桃。

  可那眼淚卻沒有一滴敢落下來。

  是呀,選秀入宮成了皇帝的女人是歡喜事,誰敢哭呢?

  御前的公公掃着浮塵而出,清點了秀女名冊後用尖細的嗓音道:「姑娘們都別愣着了,快裡頭請吧。」

  隨侍小主的婢子不得入內,只得在順暢門外候着。

  只等自家主子中選,才會有人來引她們入宮伺候。

  但今朝,哪裡又會有落選的人呢?

  民間都傳着,此番入宮選的不是皇帝的嬪妃,而是往那陵寢里充數的活死人罷了。

  楚衿排在行隊最後面,玲瓏一直攥着她的手,淚盈於睫道:「大小姐,您……」

  楚衿將食指放在唇間對玲瓏比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她人多口雜,莫要說錯了話。

  偏此時,一匹駿馬飛馳而過,掠過這些秀女直闖入了順暢門。

  夾道侍衛視若無睹,便由着他去。

  行馬速度極快,近乎是一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