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每天都在宮斗》[皇后每天都在宮斗] - 第一章 嫁到宮裡當陪葬(2)

衿慢慢屈膝下去,請安道:「女兒見過母親,見過二小姐。」

  楚玥從座上起了身,臉上帶着僵硬虛偽的笑走到楚衿身旁攙了她一把,「好姐姐,這可是要與我生分了,快快起來。」說著攙着楚衿的臂彎,拖着她坐在了座上。

  往日姐妹相見,楚玥對着楚衿恣肆惡語那都是輕的,趕上一時心頭氣悶,巴掌招呼在楚衿臉上那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今兒她這般與楚衿親近,倒令楚衿有些不適應了。

  不單是她,林氏亦笑得臉上的褶子都堆在了一處,「瞧瞧,衿兒生得愈發姿艷了。你這眉眼,與你早逝的娘親極像。」

  林氏和楚玥不用抬屁股楚衿都知道她們要放什麼洋辣子屁。於是乎只當著看戲一般,笑顏相對二人,道:「母親與二小姐有話便說就是了。倏然對女兒這般好,女兒不敢受。」

  林氏微微一怔,很快又笑道:「是與你父親商量了,如今你也到了婚嫁之時,為你擇了個好婆家。」她抬手揚絹往大昭皇城帝苑城那麼一指,尖着嗓子道:「普天之下,再沒有比那皇城更尊貴的地方嘍。」

  帝苑城……

  當朝天子慕容克龍育五子,除卻太子慕容玄珏之外,其餘四名皇子皆有了家室。(這皇帝叫慕容克,這句話是慕容克,龍育五子。他不叫慕容克龍,別問我了,再問自殺)

  林氏定不會讓嫁給當朝太子的機會落在楚衿頭上去,所以今日府上從天色將白一直持續到烈日當空的嘈雜吵鬧,也便有了合理的解釋。

  克元六十四年,乃為選秀之年。

  王公貴臣適齡女子,需得入宮選秀。

  選秀常定於四月繁花初綻之際,楚衿默默算了算日子,離着選秀之期,不過餘三日。

  楚家本是免於此番選秀的,但凡事都有個意外。

  所以這意外,也就落在了楚衿的頭上。

  大昭皇帝慕容克時年八十有三,便是做楚衿的曾祖父年齡尚還有富裕。

  大昭的祖制規矩,天子駕崩,正三品以下妃嬪必得活葬。

  即將活人生生送入皇帝陵寢中,直至斷糧斷水飢死為止。

  楚衿面不改色,仍帶着從容的笑意,起身向林氏福了一福,道:「多謝母親替女兒一番籌謀,女兒不勝感激。」

  楚玥捂嘴笑道:「皇上是年邁了些,可勝在見多了女子也最解風情,老而彌堅,八十高壽尚三五日都有召后妃侍寢的時候。姐姐這姿色入了宮,定得聖寵呢。」

  林氏接過楚玥的話,繼續道:「你父親克日出征,怕是趕不及送你一程了。母親給你制了身體面衣裳,你回去試試看合不合身段。」

  說著一揮手喚來了兩名婢女,捧着錦繡華服入內,恭敬攤在了楚衿面前。

  是極艷麗的次紅色。

  楚衿伸手摸了摸這衣裳的面料,一針一線都極為考究,上頭刺繡的水仙像活了一般,連花瓣上的紋絡都能瞧得真切。

  「呀,可漂亮呢。」楚衿將衣裳捧入懷,三叩四謝了林氏後,便道:「時日無多,又顯倉促,女兒這便回去準備着,定不辜負父親與母親對女兒的期望。」

  林氏頗為滿意頷首看她,「你明白我們的一片苦心就好,下去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