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骨贈卿心》[畫骨贈卿心] - 第七章 自古以來,成王敗寇

她再沒見過她的阿離。

墨染什麼也看不見,被關在大牢之中,左肩胛骨被鐵鉤穿破骨肉鎖着。

她身上是腐爛的肉,每天有蟲子咬她,她伸手去趕,渾身骨頭都被拉扯着。

棠棣倒是常來,她帶着幾個親信,想撬開她的嘴,從她口中逼出馭偶術。

小刀在她身上一刀一刀的割,烙鐵灼傷她的肌膚,還有一些千奇百怪的刑具。墨染看不見,叫不出名字。

她不疼,也知道棠棣捨不得讓她死,身體上的折磨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棠棣說,他們日日歡愛,他捨不得讓她一個人留在宮中,連上早朝也帶着她。

他不知厭煩的抱着她,說話的聲音溫柔入骨。

棠棣還說,自從她被押入大牢以後,他再也沒有提起過她的名字。

墨染嫉妒得發瘋,她還記得他笑起來的模樣,卻已經好久未曾看見了。

對她而來,整個世界,大概也沒有比他開心更重要的事情。可她費盡心力,也不如棠棣一笑來得容易。

棠棣接連盤問過她一段時間,也不再來了。她的眼前一片黑暗,時間變得出奇緩慢,意識也越來越模糊,半年時間像是足足過了十載。

陰冷的地牢變得燥熱不堪時,好久不見的棠棣才終於出現。

棠棣打開牢房大門,忍不住皺眉,眼前的女子已經全無人樣,頭髮散亂,衣衫襤褸。被鐵鉤穿入的傷口一遍遍扯破癒合,凝結着層層血痂,蒼蠅在她身旁縈繞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