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骨贈卿心》[畫骨贈卿心] - 第四章 一個木偶,肖想得到愛

可他對她的厭惡越來越深,差她去邊地戍邊,把她支得遠遠的,巴不得她去死。

要不是這樣,她也不會慌了神,在他身上下了咒術。

只是沒想到,陰差陽錯,他愛上了棠棣。

墨染意識逐漸混沌,被幾個御林軍拖了下去,關在了水牢里。

污濁漆黑的水翻湧着惡臭的氣息,淹沒在她的腰間。

她一支一支把身上的箭矢拔掉,累得隨時快要倒下,又不能睡過去,抱着門前的木桓不敢放手。

沉悶緩慢的腳步聲漸漸靠近,在她跟前停下,墨染抬起頭,正好看見棠棣好看的臉。

柳眉杏眼,勾畫著淡淡的妝容,是阿離最喜歡的模樣。

「你來做什麼?」

棠棣笑了笑,蹲下去看她,「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來和你談一筆交易。」

「我們沒什麼好談的,你想要的,我不會給你。你能給我的,我也不稀罕要。」

「還真是剛烈,不過……你不想活下去了嗎?」棠棣捏住墨染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失去了心臟,你很快會和其他木偶一模一樣,我輕而易舉就能殺了你。你要是願意把馭偶術告訴我,我可以讓你平平安安的離開這裡。」

「你先回答我。」墨染盯着她的眼睛,「你是不是想要他的江山,和他的性命。」

以棠棣之能,得到馭偶術,就算她想奪天下,也不是難事。

她不在意她是不是想要至高無上的權力,也不在意她用馭偶術把天下攪得生靈塗炭,可她不能傷了阿離,不能毀了他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