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 第2章 阿逸,我們離婚吧(2)

點點疼而已,沒事。」
聽着這話,姚書瑜眼底滿是嘲諷。
她剛剛因為用力過猛,包丟歪了,根本就沒有碰到她!
而趙欣然為了博取賀承逸的憐憫連嘴皮子都沒顫抖一下,就能說出這樣的假話。
姚書瑜和蘇凱那件事後,趙欣然表面說著幫自己勸賀承逸。
實際上是暗度陳倉。
直到某一天趙欣然和賀承逸,同時出現在一個商務活動上,姚書瑜才發現原來自己才是那個小丑。
一個是自己最愛的男人,一個是自己最好的閨蜜。
姚書瑜根本就無法接受,她發了瘋的哭鬧求他和趙欣然不要聯繫,而賀承逸看到她這個樣子,好像就越得意越高興。
後面姚書瑜知道了,賀承逸接近趙欣然不過是想要報復和發泄自己對他的「背叛」。
這些年,他們兩個雖然關係走得很近,可姚書瑜從來沒見他們兩個如此曖昧親密過。
「過來!
跟然然道歉!」
賀承逸抬眼看着姚書瑜的瞬間,眼底的溫柔蕩然無存。
姚書瑜聽着心口猛地一抽,滿眼的不可置信。
「我憑什麼跟她道歉?
她一個登堂入室破壞他人家庭的小三,也配我道歉?」
姚書瑜在賀承逸的面前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強勢過,一旁的趙欣然看到她今天的反常,也是一臉的意外。
姚書瑜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裏不是不害怕。
可是只要一想到病床上的帆帆,想到他們兩個毫不避諱的在自己的房間亂搞,姚書瑜就感覺自己的情緒像是火山爆發似的一發不可收拾。
她也是個人,就算她理解賀承逸是誤會了自己才會如此的恨她報復她,但她也難以接受這樣的侮辱!
賀承逸半眯着眸子打量着今天和平時相差甚大的姚書瑜,眼底閃過一絲危險。
只見他拍了拍趙欣然,示意她從他的身上起來。
「然然,你先回去,你受的委屈,等會我會替你教訓她。」
趙欣然聽着他讓自己回去,眉頭頓時一皺:「阿逸,只是一點點疼而已,你別生書瑜的氣了……而且,你剛剛不是說,讓我今晚留下來陪你嗎?」
她的話音落下,賀承逸眸色頓時一沉,餘光悄悄的瞥了眼姚書瑜臉上的表情。
「嗯,那你去我房間等我吧。」
趙欣然聽着這話,立馬喜笑顏開,離開房間的時候還十分得意的瞪了姚書瑜一眼。
聽到身後房門關上的聲音,姚書瑜真覺得自己的心臟痛極了:「你什麼意思?
你要留她在家裡過夜?」
看着眼前的他,姚書瑜完全無法從他的身上再找到一星半點從前的影子。
從前…… 多美好啊。
還記得那是大二的時候,也是個下雪天,姚書瑜第一天例假疼得在寢室里連課都沒法去上。
那天賀承逸在隔壁院校參加演講比賽,姚書瑜怕影響他發揮故意沒告訴他。
可沒想到他居然見自己回信息的狀態不太對,又算着日子,就猜到她那天來例假了。
然後,賀承逸直接跟最後一個人換了演講順序,買了葯和紅糖水踏着雪跑到她的寢室來看她。
當時看到整個臉龐被吹的紅撲撲的賀承逸,姚書瑜想,這輩子非他不嫁,要將他給自己所有的寵愛,全以溫柔還他。
可就是這樣一個將自己寵到骨子裡的人,忽然說不愛就不愛了,所有的信任全在兩人新婚的第二夜崩塌了。
姚書瑜調整着情緒,不想因為他和趙欣然的事情耽誤了正事。
「帆帆……」剛喚道兒子的名字,姚書瑜就哽咽了,「帆帆傷口感染了,剛做了手術下來,影響了另一隻耳朵的聽力……」 「跟我有什麼關係?」
賀承逸面無表情的說著,便從床上上站起了身子。
「嗒——」 一瞬,姚書瑜瞬間覺得自己心上一直執念的東西,斷掉了。
那感覺就像……斷了線的木偶,摘掉面具的小丑,一切失去了它原本存在的意義。
她望着眼前的這個男人,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的堅持再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堅持了這麼久,姚書瑜真的覺得自己累極了。
「阿逸,我們離婚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