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 第2章 阿逸,我們離婚吧

賀承逸的話瞬間讓姚書瑜啞口無言。
四年多了,無論自己如何跟他解釋,他始終不相信新婚第二天的那晚,她沒和蘇凱發生過任何的關係,更不相信帆帆就是他的孩子。
一陣刺骨的寒風不知道從房間的哪處地方吹來,姚書瑜冷得身體打了個寒顫。
可身體上的寒冷,遠不及心上涼。
「阿逸,帆帆就是你的孩子啊,他都四歲了……眉眼和你那麼像,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這樣的話,姚書瑜已經解釋了無數遍了,解釋的她都心力交瘁了。
可是賀承逸還是冷冷的嗤笑一聲,語氣滿是嘲諷和不屑:「像?
是你臆想覺得像吧?
我看着倒是很像蘇凱。」
「姚書瑜,不需要我再把那張親子鑒定給你看看吧。」
姚書瑜瞬間感覺喉嚨里卡着異物,帆帆出生的那天,賀承逸就帶着孩子去做了親子鑒定。
可鑒定結果是兩人沒有血緣關係。
當時,賀承逸直接就將剛早產生完孩子的姚書瑜和賀景帆丟在醫院就離開了。
而這一走,又是半年…… 「還留着你賀夫人的位置,就該識趣一點。」
賀承逸說完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掛斷了電話,而聽筒里傳來的嘟嘟聲,也好像是給姚書瑜判了死刑一般。
知道賀承逸不會過來了,姚書瑜整個身體都無力的倚靠在牆上,不知道等會該怎麼去跟賀景帆解釋爸爸為什麼沒有來看他這件事。
突然,手機滴了聲,她低頭看着,是一條銀行到賬信息。
姚書瑜的眼淚瞬間就砸了下來,嘴角顫抖着勾出一抹苦澀的笑來,她以為這麼多年了,自己早就習慣他這樣的羞辱了,沒想到心臟還是會這麼痛。
因為要住幾天院,姚書瑜現在得回家一趟,拿點孩子需要的日常用品。
她跟護士打了聲招呼,麻煩她們多注意點孩子,這才很是不放心的離開。
走出醫院,姚書瑜就被迎面而來的寒風,吹得渾身一顫。
天氣預報說,今晚可能會下雪,所以此時的氣溫只有零度不到。
姚書瑜很怕冷,所以也最討厭冬天,可是以前在學校的時候,賀承逸總會給她準備好多的暖寶寶,就怕她會冷着。
而現在……她的冷暖,他再也不會有半分的在意了。
* 回到別墅,姚書瑜剛打開房門就被玄關處一雙銀白色的高跟鞋給狠狠的刺痛了心。
這雙鞋她記得,前幾天還在微博上看趙欣然曬出過。
趙欣然畢業後就進軍了娛樂圈,但是屬於有相貌沒演技的那種,時尚資源接的比較多。
所以,她也經常會和賀承逸一起出席一些活動。
兩個人的關係很是不一般。
而姚書瑜和趙欣然的關係,也因此破裂。
這麼晚了,她來幹什麼?
姚書瑜不敢想,也不想往下想,她只想快點收拾好帆帆的東西就回醫院。
只是她上樓一推開房間門,就看到賀承逸低着頭正準備親吻懷裡一臉嬌羞的趙欣然!
姚書瑜摸着門把的手整個人愣在了原地,她手上緊緊的用着力,瘦弱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心臟更像是被子彈無情的穿透了似的。
所以賀承逸不肯來醫院是因為和她在一起。
姚書瑜平時對他們兩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今天她真的忍不了了。
先不說這是在她的房間里,就帆帆,他還在醫院等着他的爸爸來看他一眼。
可這個男人嘴上說著沒空,卻在這裡和自己曾經最好的朋友亂搞在一起!
壓抑在心底已久的憤怒瞬間衝上了頭!
姚書瑜眼眶猩紅濕潤,三兩步走上前去,拿起手裡的包就朝着兩人用力的扔了過去!
「滾!
要搞回自己的房間搞去!
不要在我這裡噁心我!」
趙欣然嚇得驚呼一聲,整個人小鳥依人的縮在了賀承逸的懷裡。
而賀承逸寬厚的手掌正一下又一下有節奏的拍着她的後背:「疼嗎?
她打到你了嗎?」
賀承逸對趙欣然溫柔關心的一面,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猛得**了姚書瑜的心臟里。
只見趙欣然雙眸一濕,眼底滿透着委屈:「就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