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凌修景語晗電競》[黑凌修景語晗電競] - 黑凌修景語晗電競第9章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景語晗艱難爬起來,拿過手機,但看見「煜哥」的備註時,眼神一怔。
時隔35天,男人的聲音依舊。
「最近怎麼樣?」
景語晗心頭苦澀,扯着帶血的嘴角:「我很好。」
她頓了頓,聲音越漸嘶啞:「煜哥,你什麼時候來接我?」
「等……」黑凌修的話還沒說完,景語晗就聽到那邊傳來唐倩的聲音:「景琛,我穿這件去見叔叔阿姨可以嗎?」
剎那間,她的喉嚨像是被無數針刺過。
因為是地下戀情,黑凌修從沒帶她回過家,更不用說見父母。
「等我忙完這裡的事就去接你。」
掛斷了電話,黑凌修看着一邊試衣服的唐倩和一眾隊員,目光深邃。
因為比賽獲勝,唐倩提議去他的老家遊玩。
他想也是時候說清楚了。
風吹進房間,寒意入骨。
景語晗攥着手機的手開始顫抖,血一滴滴砸在地板上。
她仰頭望着燈光,一種從未有過的寧靜浮上心頭。
是將死之人對離去的寧靜。
今夜,景語晗疼得睡不着,連呼吸也越發急促。
她忍着劇痛打電話給了溫曉棠:「曉棠,我後天應該要回國了,你能去機場接我嗎?」
溫曉棠疑惑她話里「應該」的字眼,但也沒多想:「好。」
電話掛斷,房內又陷入一片沉寂。
一團的腥甜卡在景語晗喉嚨,咳不出咽不下。
她看着外面,眼皮越來越重。
也許是因為迴光返照,四年來發生的事情像走馬燈一樣在她腦海中重演。
景語晗無處可說,只在私人微博寫了下來。
「其實,我和煜哥在11月22日分手了……」她眼眶一紅,糾正過來:「應該說是他單方面放棄我……」指尖的微顫讓景語晗打字總是出錯,不斷地刪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