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髮》[鶴髮] - 第9章 道玄真經(2)

熱切地上來迎接他們,看到三人平安回來,阿靈似乎很是高興。沈遠知道兩個孩子餓了,便回廚房張羅起了晚飯。

吃飯的時候,沈遠問起了兩人修道的事情:「老大,老二,你們這幾年,修行到了什麼程度了?」

「之前,爹你就教過我們筋脈,穴位。我和弟弟在全部記熟悉,就按照書上開始練氣了。《道玄真經》上讓我修習的是奇經八脈。」沈亮吃完後放下筷子解釋道。

「上來就練奇經八脈?」沈遠知道,奇經八脈是有別於人體十二經脈之外的存在,分別是督脈,任脈,沖脈,帶脈,陽維,陰維,陰蹻,陽蹻,它們不直屬於臟腑,又無表裡配合的關心,「別道奇行」,才叫「奇經八脈」。

」是的,弟弟,你來背一遍給爹聽聽。「沈亮吩咐道。

沈錯點了點頭,不假思索地開篇了:」開八脈,聚精神,以意領氣貫全身。一吸督脈升泥丸,二呼任脈降會陰。三吸帶脈至肩窩,四呼陽腧到手心。五吸陰腧胸前定。六呼至帶歸一根。七吸沖脈到降宮,八呼陽蹻湧泉停。九吸陰蹻升炁穴,十呼還原入竅中。吸呼深長憑意領,水到渠成賴氣行。八脈開通身屬陽,陰蹻開時百脈通。」

過程毫無滯澀,非常熟稔。沈遠知道,他們下了苦功夫。

「然後呢?」沈遠問道,背書是一回事,習練又是另外一回事。

「起初,我們兩個怎麼練也入不了門,總想着怎麼按照這個法門聚氣,怎麼行氣。但是過去了兩個月還是沒有進展。我那時問了弟弟,他也直搖頭。那次我們幾乎放棄了。」沈亮回憶道。

這次沈遠沒有追問,而是靜靜地聽着,好的傾聽者不會輕易打斷別人。

「後來,有一天,我倆在山上陪着阿靈抓野味,閑來沒事,弟弟提議我們再試試。山裡沒人打擾,很是清凈,我倆就便盤腿在那裡開始行氣,沒想到這次居然成功了。原來刻意去想反而落了下乘,只要心無旁騖,行氣修道,自然而然才得妙法。」沈亮讚賞地看了看沈錯。

「我們這樣修行了一年,慢慢地感覺自己的小腹有了變化,好像已經可以聚氣了。然後我倆發現我們跑得比原來快了,呼吸和脈搏卻比原來慢了起來。」沈亮說道。

沈遠點了點頭,回來的路上他就仔細聽過兩個孩子的呼吸,比自己確實慢了一些,但和當年的老道長比,相去甚遠。

「裏面應該還是有些符咒什麼吧?」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沈遠在拿到道玄正經的時候也翻看過一些,裏面的內容很多。有兩個孩子說的練氣的法門,還有些看不懂的符咒和作用的說明,還有些奇聞異事,以及應對方法。但沈遠做的也僅限於此,他並沒有習練書上面的修鍊法門。在他看來,這是兒子們的機緣,不是他的。

「這個就奇怪了,我和弟弟仔細研究過了,我們已經臨摹得很相似了,還是發揮不了符咒的作用,一個簡單的火符都不行,更不用說什麼鎮屍符,神行符,雷符,引魂符了。」沈亮搖頭嘆道。看來兩兄弟在符咒上也下了不少的功夫。

「是不是爹這裡的丹砂不夠好的原因?」沈遠見過老道長的符咒,所以他知道畫寫符咒需要硃砂。

「應該不是,如果是硃砂的品級不夠,最多影響的是威力的大小,不可能會讓符咒一點用處都沒有。」沈錯開口說道,他雖然話不多,但言語往往切中要害。

實際上,這本道籍原本是老道長打算正式收徒時傳授所用的。門檻較高,針對的也是正式的道士。而道士只有授籙後,他們畫寫的符咒才能起效。這也是他們兄弟二人不能窺其門徑的真正原因。

三人沉寂許久得不出個結論,也就放棄了。

白天趕路辛苦,沈遠就先睡了,而他們兄弟二人則是繼續盤腿練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