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髮》[鶴髮] - 第9章 道玄真經

「爹,這怎麼還給人錢啊?」車子跑出一段路後,沈亮出聲問道,在他看來,打都打贏了,就應該不需要給錢了。

沈遠嘆了口氣:「這條道離我們村已經很近了,那些個強盜稍微一打聽就能知道我們在哪個村子裏。爹以後還想過清凈日子呢。給他們點錢,那人也好向他底下的兄弟有個交代。這叫恩威並重,知道不?而且…他們也是可憐人。」

「他們可憐,我們就不可憐啊。弟弟都餓了。」沈亮嘀咕道,大概他聽到了沈錯肚子叫喚的聲音。

「他們再來我們也不怕!」沈錯出聲說道。

「臭小子,有些個本事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他們手上有槍,你能比子彈快?一把還可以,十把呢?爹還指望着你們給我送終呢!」沈遠訓斥道。

兄弟兩人啞口無言,雖然他們年輕氣盛,但卻也有些自知之明。

沉默了一會,也許是覺得自己剛才的口氣太重了,沈遠想緩和下氣氛,便出口問道:「不過,老大,老二,你們也確實有本事。爹在你們這個年紀,遇到這種事情,指不定還尿褲子呢。你們說說,哪裡學的本事?」

自嘲和誇獎往往是緩解氣氛的最好方式。

「師父留下的《道玄真經》唄。」沈亮出口說道

雖然,沈遠也已經猜到個大概,但聽到後仍然很是驚訝,「這東西被爹放在很角落的地方,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就在床底下,能有多難找。爹,你收東西都不仔細,不是弟弟發現的早,那書還有那個符咒啊,早就發霉了。」沈亮不無得意的說道。

「啊?」沈遠驚叫道,在這件事情上他確實不夠仔細。

「不過,爹你放心,我們我們已經把書曬過了,而且還謄抄了一份。」沈錯出聲說道。實際上他們只抄寫了有文字的部分,其中的一些符咒,兩兄弟還沒辦法臨摹。

「還有,爹。你的獵槍太舊了都不能用了,拿來當拐杖還差不多。」沈亮出言揶揄道。兩兄弟有時候會趁着沈遠不注意,偷偷拿槍出去把玩研究。有些個不明白的會問村裡幾個同齡人,畢竟他們中的有些人,摸過槍,開過槍。

”臭小子!數落你爹是不是。 ”沈遠嘴裏責怪着,心裏卻是很高興,兩個孩子真的是長大了。但突然又有點感慨,覺得自己的年紀可能真大了,這次出門居然連獵槍也忘記帶了。

「你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過狗子這些人吧?」狗子是村裏面其他家的孩子,和沈亮兩兄弟年紀相仿。沈遠這麼說,自然還是擔心道籍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沒有,他們都不認識字,和他們說了有什麼用。而且這年頭都有槍了,誰還願意學拳腳啊。」沈亮回答着,在他看來爹的小心有些多餘。

「胡說,你們學的東西哪個年代都有用!」沈遠教訓道。

「以後不用偷偷出去練了,在家裡練吧,每天三更半夜的,爹怪擔心的。」見兩個孩子沒反駁,沈遠補充道。他仔細想想也就明白了,這幾年兩人鬼鬼祟祟的,一定是去修習道法了。

兩兄弟點了點頭,對於道術他們深有體會,別的不說,體能和速度都已經超過了同齡人,即使用槍,他們也會用得比別人好。

「老大,老二啊,別的事情爹都不擔心,這高深的東西啊,爹覺得還是要人領進門,爹生怕你們練得差了道呀。」說這句話的時候,沈遠顯得語重心長。

「爹你放心,這書是很高深,但是師父在一旁註釋的很詳細,而且我和弟弟兩人討論着練,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不容易練錯。」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沈亮的回答體現了年輕人的自信。

沈遠嘆了口氣,孩子們有了自己的主見,他也就不打算嘮叨了。

又過了約莫半個時辰,三人終於回到了自家的屋子,阿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