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髮》[鶴髮] - 第8章 兄弟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一轉眼,沈亮和沈錯已經十八歲了。

日子就是如此,你不去想它有多困難,過着過着也就不覺得苦了。

藥鋪的生意雖然稀稀落落,但沈遠也算是把他們拉扯大了,供他們吃喝,供他們讀書。讓沈遠失落的是,老道長沒有回來過。不知道是被他口中的事情耽擱了,還是去世了,畢竟老道長年紀已經很大了。

這個年紀正是叛逆期,他們對這個世界有了自己的見解,開始懷疑自己父母老舊的思想,反駁他們的命令。

沈遠現在煩惱的就是這個,他的兩個兒子在十四五歲開始猛竄個子,除了去齊先生地方讀書之外,兩個人和一條狗常常不見蹤影。問他們也不答,打又不忍心打,又不能去問一條狗,只能自己唉聲嘆氣。最近兩年更是過分,常常半夜才回來。

不過,讓沈遠唯一安心的是他們沒有去參加國民黨或者八路。因為村裡的很多年輕人都去參軍報國了。沈遠不是不愛國,但兩個孩子是他的全部,他真的無法接受失去他們。

齊先生也沒有鼓動他們去參軍,在他看來打仗是軍人的事情,文人應該治國。

這一天,沈遠又去鎮里購買藥材,老陳和老李年紀也大了,趕車確實也是辛苦活,沈遠打算讓兩個孩子和他一起,他們已經是半大小子,應該見見世面,練練膽量了。

父子三人清晨便出發,留下阿靈看家。中午時分,沈遠買好了藥材,兩個兒子平時不聲不響,力氣卻不小。搬東西上車的時候,沈遠幾乎都不用出什麼力氣,和沈遠做生意的掌柜直呼羨慕。

兩個孩子今天的表現還算懂事,沈遠比較滿意,便出口問道:「老大,老二,想吃什麼?爹帶你們去吃。」

沈錯比較沉默,看了看沈亮,示意他開口說。

沈亮知道弟弟愛吃包子,便出口說道:「弟弟愛吃包子,爹,我們去買包子吧。」

義昌福包子在本地很是有名,三人趕了兩條街,來到了店門口。可是已經到了中午,店裡只剩下了一個肉包子。

沈亮把包子讓給了沈錯,當大哥的應該讓着弟弟。這是先生教的,他記在心裏。

沈錯知道大哥其實也愛吃,只是沒說出口,便把包子一分為二,遞了過去。兩人笑着吃完了一個包子。

沈遠很高興,兩兄弟就應該相親相愛。

而沈遠自己,則是買了個饅頭對付了幾口。吃罷飯,三人開始趕車回家。

出了鎮子沒多久,沈遠在路旁看到了一個年邁的僧人。帶着斗笠頂着烈日在行走,兩個孩子不重,車子還能再坐上一人,沈遠見和尚趕路辛苦,便停下車來,邀請道:「大師,你要去哪裡?我們捎你一段路。」

那僧人約莫五十來歲,矮小瘦弱,沈遠走近在才發現。雖然他瘦骨嶙峋,卻不萎頓,雙眼慈悲又堅定,見沈遠有意向載他一段,頓了頓,看向三人,躬身行禮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貧僧謝過施主了。」言下之意好像去的不是一個地方,沈遠自然也不會勉強,上了車再次趕路。

「哥,那老和尚好深的道行。」沈錯出口嘆道。

沈亮目視着那老和尚點了點頭。

沈遠聽着他們少年老成的語氣,笑道:「你們兩個小屁孩懂得個什麼,還道行。不過那大師雙眼有神,精神確實很好。」

沈亮和沈錯沒有接話,仍然望着逐漸消失的僧人。

傍晚時分,三人進了山裡,再趕一會兒的車便可以回到村裡。但就在這時,意外陡生,有七八個人從一旁的小土坡跳了出來,攔住了去路,為首的那個人拿着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