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髮》[鶴髮] - 第2章 怪事

怪胎在歷史上也有不少的記載,比如劉備的垂手過膝,項羽的重瞳。天生異相,在古代被認為是帝王之相。但像報紙上如此奇怪的事情,沈遠也是第一次聽聞。

興許是被這個古怪的新聞給嚇到了,剩餘的路上三人很少說話。

回到村子裏,天已經很暗了,兩個孩子已經睡着,沈遠也就沒叫醒他們,任由他們睡在鄰居家中,反正兩個孩子也已經習慣。

家裡終究還是需要一個女人,沈遠感嘆。

孩子安頓好了,沈遠匆匆吃了頓晚飯,來到了自家的墳頭地里,他想念女人和老人的時候都會來到這裡。

墳地離自己的家不遠,偏居一隅的山村都是這樣,方便自家祭拜,沈遠走了一刻鐘就到了目的地。

夜深人靜,白色的月光照着墳地。周遭不黑,四周蟲子鳴叫得歡快,墳冢也並不寂靜。沈遠在想,這兵荒馬亂的,這些蟲子倒是生活得挺好的,人能這麼無憂無慮地過一生該多好。

其實,周圍埋着的是自己的親人,即使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沈遠也不害怕。因為他知道,他們即使變成了鬼也不會害自己。

清掃出了一片相對乾淨的青石板,沈遠蹲身坐下,坐在愛妻的墓碑旁和她說說孩子,聊聊村子裏的家長里短。

困意襲來,沈遠睡著了,白天緊張地趕路,容易讓人疲倦。

朦朦朧朧間,沈遠感覺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他站起轉身,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沈遠顫顫巍巍地開了口:「阿玲,是你嗎?」

可當他轉身,那紅衣女子卻也轉身離開了,沈遠趕忙去追,那女子走得好快,沈遠拚命喊:「阿玲,等等,你等等我!!」

突然,腳下一軟,仰面摔倒了。他這一摔倒,那紅衣女人卻也停了下來。背對着問道:「你真的要跟我走啊?」

「是啊,是啊,阿玲,你等等我啊。」沈遠喜出望外。

聽到沈遠回答,那女人緩緩轉過身來。這一轉身,沈遠立馬被嚇得魂飛魄散,那女人只有一個腦袋,卻有四隻手,四條腿,和報紙上說的怪胎一模一樣。

沈遠想要起身逃跑,但是渾身無力,怎麼都站不起來。眼看那女人越來越近,他卻無能為力。

就在這時,沈遠聽到了狗叫聲,「汪汪汪!」由遠及近,分外清晰。

這一叫,那女人的臉上立馬露出了驚恐的神色,漸漸地消失於無形。說也奇怪,那女人一走,沈遠也就能動彈了。

由此,沈遠睜開了雙眼,原來是個可怕的噩夢,他驚出了一聲冷汗。

這時,沈遠的左手感受到了一點溫熱,側頭一看,原來有一條狗在舔着他。那是一條「奇怪」的狗,在這山村並不常見。因為,村裡附近的土狗都是耳朵耷拉着的,身材粗短,而且四條腿也是短短的。但眼前的這條狗卻是生得細細長長。

看着這條狗搖着尾巴很親熱的樣子,沈遠不禁懷疑起剛剛那場夢的真實性。

遇到這種事情,自然睡意全無。沈遠看了看妻子的墓碑,又看了看那條狗。甚至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女人讓這條狗來救自己。他是個知恩圖報的人,這條狗很有可能救了自己的命,沒理由任它留在這荒郊野嶺。

回到自己的屋子,沈遠給那狗餵了些殘羹冷飯,一條狗能跟着人回來,很大程度上應該是餓了。撫摸着狗的脖頸,沈遠想着給它個取個名字,方便叫喚。既然自己的女人叫阿玲,又是在她的墳前遇到的狗,不如也就叫它「阿靈」吧。

它長相確實也很有靈性。

次日,兩個孩子看到了阿靈也很是喜歡。阿靈也很親近他們,特別是對小兒子,一直圍着他轉圈,又是搖尾巴,又是舔手。

倒是鄰居們都投來了古怪的眼神。這也很好理解,饑寒交迫的日子,自己都吃不飽誰還會有餘糧去養條狗。

老陳過來問了:「老沈,你養條狗做什麼?過冬吃狗肉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