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惹情哀》[何處惹情哀] - 第03章(2)

杯喜酒。」
溫棲清肩膀顫抖,「你說什麼?
侯府千金?」
溫棲清幾乎站不穩。
墨雲承冷笑:「十一,將喜帖遞給溫姑娘。」
十一是墨雲承的侍衛,他走上前將紅底燙金喜帖遞給溫棲清。
溫棲清抓過喜帖一把撕碎,「墨雲承,你明明知道侯府的唐玉是我表姐,她這些年沒少對臣相府落井下石。
你為什麼偏偏要娶她?」
「本王納妃難不成還需你溫姑娘同意?」
溫棲清苦笑,她在他心中從未有過地位,又怎會和她商量成親大事?
這八年里,他從未提過納妃,給了她將來會嫁給他的錯覺。
如今幻覺打破,現實殘酷得讓她渾身發疼。
獄卒打扮的人匆匆跑來,看向溫棲清,「溫姑娘,溫相爺在牢里撞破頭自盡了。」
溫棲清平靜地點頭,「謝謝。」
她轉身從墨雲承身邊經過,走回公堂。
主審官等人還未離開就見溫棲清回來。
「各位大人,通敵叛國的信件都是民女寫的,是民女欺騙兄長寫的署名,民女才是罪魁禍首。」
「還請各位大人懲罰,還民女兄長一個清白。」
溫棲清跪在公堂之下,她抬起頭看向一同回來的墨雲承。
「墨雲承,我哥哥死了和你母妃一樣死了。
死前還受了八年的苦,我也要被判決了。
我哥哥犯下的罪,已經連本帶利償還了。」
「這八年的欺騙,我從不怪你。」
「所以從此之後你我二人形同陌路。」
「就當我從未認識過你。」
溫棲清淚如雨下,渾身顫抖地看向公堂之上的主審官,哽咽道,「各位大人,民女認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