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惹情哀》[何處惹情哀] - 第03章

溫棲清被赤果扔出王府,好在深夜無人。
哥哥還在昏迷,溫棲清代替她哥哥被押上公堂。
公堂之上,溫棲清堅決否認哥哥通敵叛國。
她知道哥哥曾經雖有野心,可到底只是朝堂內鬥,從未做出損害國運之事。
可是,她愛了整整八年的男人,拿出了她哥哥通敵叛國的證據。
「這封信件是從溫臣相家中搜到的,上面有溫初行的親筆署名。」
墨雲承拿出信件。
溫棲清證據後,絕望:「墨雲承,你為了報復我哥哥,竟利用我讓他簽了這書信。
你讓我聯絡他舊部的書信,原來是通敵叛國的信件!」
溫棲清吸氣都在疼。
還有什麼比被心上人利用,害死自己親人更痛苦的事情?
他布局多年,為的就是今天吧?
她哥哥在朝野後宮的事情,她並不清楚。
可哥哥在爹娘去世後,一直對她寵愛有加,她必須要擔起責任。
「民女的兄長從未有過不軌之心。
更何況他雙目失明根本看不到信件上的內容。」
溫棲清冷靜過後立刻反駁,在墨雲承身邊八年,她跟在他身邊學到的東西並不少。
初審結束。
溫棲清和墨雲承一同從公堂出來。
她看着親自登堂作證的墨雲承,「墨雲承,你就這般無情?
我哥哥一旦被判處通敵叛國,我也會被充為官妓。
你也一點不在乎嗎?」
溫棲清死死盯着墨雲承的臉,想從他的臉上看到一絲後悔。
然而她只看到了一臉淡漠。
「溫棲清,你哥哥判處五馬分屍不過是時間問題。
再過三日本王和侯府千金就要大婚了,你再被判處前還可以到王府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