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惹情哀》[何處惹情哀] - 第02章(2)

成親,溫棲清還是解了衣裳躺在他的身下。
通房丫頭?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他最愛的女人,卻沒想只是低賤的通房。
眼眶發緊,她咬緊拳頭不讓淚水湧出。
在王府八年,她從未流過淚。
只因他說喜歡她笑起來的模樣。
溫棲清撐起身,走到墨雲承的面前,故作輕鬆:「八年,王爺就算是養條狗也該養出感情了吧?」
「溫初行的妹妹,狗都不如。」
溫棲清呼吸都在疼,「只要你肯救我哥哥,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墨雲承掐住溫棲清光潔的下巴,「天底下,本王要什麼女人沒有?
你憑什麼覺得本王非你不可?」
「別的女人哪裡我會伺候王爺?」
溫棲清媚眼如絲,手指撫摸着他,「畢竟我十五歲就做了王爺的女人,到如今都已經八年了。
王爺想要什麼,我都知道。」
和墨雲承在一起八年,溫棲清知道怎麼樣能讓他舒服。
手指尖很快將他撩撥。
「溫棲清,你可真下賤!」
墨雲承的話如同利刃一般。
他好狠,完全不顧八年的情分。
他的戲演得比戲子還好,這八年來將她捧在掌心,一句重話都沒有說過, 這兩日卻將所有的污言穢語都用在她身上。
演戲八年,只為了讓她生不如死。
他的手段當真了得,她如今一顆心滿目瘡痍,生不如死。
溫棲清抬起眼帘,眉目勾着風情,「我說了,只要王爺肯救我哥哥,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她抬手解開系在脖子上的肚兜細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