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第一寵:老婆不好追》[豪門第一寵:老婆不好追] - 第4章:正牌夫人

是他的錯覺么?
他總覺得她今天與以往格外不同,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若換做是以前,她在車上不可能一路都安安靜靜的閉目養神,一定會各種局促不安,視線偷偷摸摸的鎖定着他,一被發現就像個受驚的小鹿似的避過臉去,過會兒再偷偷轉回來。
以前的她在他面前總是小心討好,說話斟酌再三,生怕會惹他生氣不快,剛才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頂撞吐槽他。
有次喝醉酒之後,她還藉著酒勁兒向他表白,嚷嚷着說嫁給他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那麼他如今願意履行賭約她應該一蹦三尺高的樂翻天才是。
可是剛才她卻一直推脫阻攔,而且神態語氣都不似作偽。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是因為家裡發生的事受刺激太大導致性格突變,還是為了吸引他故意耍的心機?
想到這裡,薄北辰心裏對黎沫不由得又多了幾分探究之心。
結果黎沫在簽完字按完手印之後,猛地站起身來,突然覺得一陣頭暈目眩,一下子倒在了薄北辰懷裡。
薄北辰頓時火氣直往上涌。
這女人之前果然是在欲擒故縱!
這證才剛拿到手,就恢復了本性,迫不及待的貼了上來!
他毫不留情的推開了她,滿臉厭棄說:「別碰我!」
黎沫被他推到了地上,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後腦勺更是一陣一陣的抽疼,神情不由得有些痛苦。
薄北辰見狀卻冷冰冰的說:「別再裝了,真叫人噁心。」
黎沫疼得眼冒金星,卻也明白辯解無用。
所以她沒有替自己解釋,甚至沒有多看薄北辰一眼,只是默默的撐着地坐了起來,語氣平靜得不帶一絲波瀾:
「結束了吧?
那我可以走了吧?」
薄北辰沒有說話,冷哼了一聲後,直接轉身拂袖而去。
他的助理杜景之倒是過來幫忙把黎沫扶了起來,勸道:
「溫小姐你這又是何必呢?
你明知道薄總有潔癖,不喜歡任何人碰他。
就算你心裏想和薄總親近,也不該裝弱假摔直接撲他懷裡啊,這樣只會讓他生氣,更加討厭你啊……」
黎沫嘆了口氣,她不知道他有潔癖,更不是故意投懷送抱,不過說出來有誰會信呢?
所以黎沫只是低聲對杜景之說了句「謝謝」,就轉向工作人員問道:「請問洗手間怎麼走?」
那工作人員替她指了方向之後,她同樣道了聲謝就默默朝着那邊走去,留下杜景之看着她的背影,因為她的反常而滿臉困惑。
這反應,也太不像溫小姐平日里的作風了吧……
杜景之回到車裡,在發車之前仍有些猶豫的問:「薄總,我們真的不等溫小姐了嗎?
她還要回片場拍戲呢。」
薄北辰眼皮都沒抬一下,不耐的說:「她不會自己打車?」
「是。」
杜景之也不敢再多說了。
啟動車子的同時,他下意識的透過後視鏡看了薄北辰一眼,頓時瞪大了眼睛,驚訝道:「薄總,您身上怎麼有血跡?」
薄北辰聞言低頭看了一眼,他的西服上胸口的位置果然沾了一塊血漬。
他沒受傷,那麼這血……
難道她之前不是裝模作樣,是真的受傷了?
「停車!」
薄北辰的語氣裡帶着他自己都未曾覺察的緊張,在車子還沒停穩的時候就急匆匆的下車往回跑去。
杜景之見狀連忙追着薄北辰的背影提醒了一句:「她應該在洗手間。」
與此同時,黎沫正對着洗手間的鏡子,費力的去卸頭上戴着的厚重發套。
之前薄北辰拉着她走得太急,不僅沒卸妝,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
而她剛才照了鏡子才發現,原來她一直都穿着古裝。
黎沫無奈的對着鏡子苦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