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那束雛菊開》[海邊那束雛菊開] - 第5章 因為,喜歡你

「林陸離呢?」季夏推開裴俞的琴房問到,明明平時周日晚上都會準時出現的人竟然晚修結束還沒出現。

裴俞看着她笑了笑,「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去了。「

「面試過了嗎?」

「不知道,約到了今天的面試,所以今晚才沒來。」由於抓住了女孩眼神中的失落他便沒有再說些什麼了。

以樂器練習和學業為重的高中時代他也只敢在周末向娛樂公司提出面試申請,有時剛好約在了周六還能在周日晚修前趕回來,運氣不好約在了周日的話也只能周一一大早從市區趕回坐落在郊區的學校確保不落下一節課。

————————

不清楚在那座娛樂公司扎堆的城市聽過多少次「回去等通知」了,也不記得經歷過多少次飛機的起飛和降落了,他喜歡飛機起飛的超重感但又異常討厭飛機下降的失重感。其實他很害怕坐飛機,怕飛機在空中的不確定性,怕飛機受到的氣流顛簸,每次飛機起飛前他都不敢向誰透露自己要上飛機了,他怕對方會因為自己的遲遲未報平安而感到擔憂,他更怕這是一場沒有歸期的旅途。

對於學生平時管理很嚴格的藝高來說,林陸離在他們之中算是個意外,可能是因為成績做的過好看,又或者是他對夢想的執着,校領導也對他遞上來的假條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也從剛開始戰戰兢兢地遞交假條理由寫着很難讓人相信的「生病」到直接通知班主任告訴她自己要去別的城市面試,再到最後連校長都勸不動的退學,這一路走來他經歷最多的不是體力和精力的消耗而是自己給自己強加的心理負擔和學業還是夢想之間的思想鬥爭。

「我下個月就要出道了。」

這是十九歲的他在上次匆匆一別後給她發的第一句消息。

她現在在幹嘛呢?收到錄取通知書了嗎?還是說已經在準備行李開學了?

好吧,他承認太久沒有接觸外界消息的自己確實是有點與世隔絕了,被公司通知確認出道後的他第一次拿起手機認真地翻看着社交軟件,仔細看着每一張有她存在的照片等待着她對他發來的恭喜。

很快,就有電話打了進來,是那串熟悉的數字。

「喂?我可以出道了!」他盡量壓低聲音不被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和練習生聽見。

「這次又能聊多久?」她真的怕了,他去練習的這一年半里不是聊着聊着就突然被掛掉的電話就是十天半個月沒有一句新消息的聊天界面,她害怕突然掛掉的電話是因為突然發生的事故,她也怕十天半個月沒有新消息的聊天界面是因為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但她最害怕的是因為自己與他的通話和閑聊會變成公司開除他的理由。

「可以聊五到十分鐘吧?」他看了一眼時間,「晚點可能要召集開會。」

除了那十分鐘以外,他確認出道那天和她聊了很久很久,聊現在,聊過去,聊將來,他們好像把這輩子能聊的有的沒的都聊了,唯一避而不談的還是對方的心意。

季夏啊,季夏,他都確認出道了,這輩子就是走這條路的人了,你就不要去打擾他了。她邊與他通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掛斷的電話邊想着。

是啊,她被全國最頂尖的音樂學院錄取了,我為什麼要去打擾他的未來呢?又是一個不眠夜,他躺在床上腦海中總會先蹦出這句話。

————————

那天,他如約的坐在觀眾席上看着她演奏着彼此都熟悉的曲子,聽着音樂從合奏到獨奏再變回合奏的變化。

如果我沒出道的話,現在坐在她斜前方演奏鋼琴的那位會不會就是我?他心裏想到。

你看,在台上的她多耀眼,梳着利落的馬尾,穿着黑色的禮服,化着精緻的妝容,成熟又端莊,和自己剛見到她的時候不一樣。

初見其實是高中入學前的那個暑假,在他的鋼琴老師的家裡,坐在琴凳上提不起上課興緻的他無意間瞥見客廳牆上的一張照片,照片中她拿着大提琴身着紅色禮服微笑着注視前方。她穿紅色很好看,從看到那張照片後他一直這麼覺得,本就白皙的皮膚在紅色的襯托下變得耀眼。

為了拖延上課時間他便鼓足勇氣向鋼琴老師發出疑問,「老師,那位是您的女兒嗎?怎麼好像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