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有相思意》[故有相思意] - 第二章 白雲鎮

天色漸晚,終於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家客棧。

這客棧外表看起來與別家無異,卻處處透着詭異,明明地段極好,寬敞明亮。

「這怎麼看着像沒人的樣子?」葉秋率先說出了自己的疑惑。「這門口連個跑堂的都沒有,門口還掛着白燈籠……該不會是個凶宅吧?」

「秋兒別怕,我在。」楊林長得有幾分清俊,只是個粗人,讀過一些書略識得幾個字,但對葉秋可以算得上掏心掏肺了,這麼多年並未另娶妻,只等着葉秋回來。

「林哥,我怕,那些人從我們進來開始就一直盯着我們……」

葉秋說的是一直跟在他們身後虎視眈眈的人,只是礙於他們人多,並不敢動手,此刻看他們要進這家客棧,竟然都撤去了。

牌匾上大大地刻着白雲客棧四個字,門倒是大開着,沈知遠下馬,提着劍便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葉秋叫了他一聲也並未理睬,納蘭思雨最近清醒了一些,此刻趴在馬車窗邊看。

護衛們停了馬車,五十人把客棧圍得水泄不通,仔細一看,這客棧除了他們竟空無一人。

那掌柜的戴着一頂大氈帽縮在櫃檯後,聽見有人進來,懶洋洋的爬起來露出雙眼睛,隨即驚喜一笑,竟是來客了。

「今晚你的客棧,我們包了。」沈知遠看也沒看他,把一包銀子丟在櫃檯,那掌柜的點了點頭,拿起荷包墊了墊,份量挺足。

陸生抬起頭打量着沈知遠,見他盯着大堂四處瞧,修長的手指打了個響指,便有一連串的小二出來,各自忙碌着,剛才還死氣沉沉的屋子,此刻竟像是活了,生機勃勃。

「擦仔細了,別偷懶。」陸生對那擦桌子的小二道。

小二應着,又招呼着後廚的人,忙上忙下。

沈知遠驟然回頭,便見那掌柜的不知何時竟站了起來,和他一樣高,年紀相差無幾,那頂大氈帽也不知去哪了,清俊的少年煞有介事的撥着算盤。

納蘭思雨被葉秋扶着上樓時,偏頭看了一眼那長得小白臉似的掌柜,再往下一瞧,那少年下半身隱在寬大的袖袍下,腳似是泡在一個大木盆中。

「真奇怪,哪有掌柜在櫃檯後泡腳的。」葉秋順着她的視線看了一眼嘀咕着。

但她沒注意到,白面書生似的掌柜對納蘭思雨一眨眼,眼中泛出幽幽的綠光,不像人的……

只一眼,納蘭思雨飛快的收回視線,葉秋並未多想,總歸有那麼多人保護着,不會出錯。

沈知遠並非沒有懷疑,這偌大的白雲鎮,只這一間客棧奇怪得緊,但常言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掌柜的對他們並無謀財害命之意,相反的,他對他們頗為熱情,不僅親自給他們牽馬車,甚至還親自為納蘭思雨送來了沐浴用的水,連葉秋煎藥也要好奇的湊過來看,讓楊林頗有危機感。

白雲鎮臨水,總有小橋流水人家這一番美景,而客棧後就是一大片湖,立於樓下欄杆處,便有一大群鯉魚圍上來,納蘭思雨從二樓窗戶丟下一塊酥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