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之咒》[軌之咒] - 第三章 屠殺(2)

氣味使的,人有一股噁心。

少年獃獃的站在客廳,望向周圍,只有一隻扶着座機的手是完整的,那紅色的座機上一隻從腕部斷掉的手正按在上面,像是要向誰求救一般。

整個屋子裡如屠宰場一般,甚至勝過屠宰場,那除了一隻手外,整個屋子就連一塊完整的肉或骨頭都找不到,少年朝着座機走去,一隻手用力扶住,一隻手用儘力氣,將那隻斷掉的手從座機上掰了下來,手腕基部還在不斷的滴血,少年便隨即打了一通電話,另頭是**,他的確是報案了的神情似乎是惶恐的,然後看着雙手染上了親人的血液。

門突然合住,緊接着是無緣無故的反鎖。

少年急忙跑向門口,可大門依舊是鎖住的,他把弄門把手:「離不開了」

帶着急促的口音,喘息聲逐漸加大。一回頭,家中的血液竟全部消失了,靠着門的他一動也不敢動,心率急速上升。

突然傳來一陣砸門聲,少年迅速回過神,看了一眼門,衝進了自己的卧室,反手就把門給合上了。

外面一直在砸,少年很是驚慌。

他想不得是什麼情況,用手把自己的卧室門緊緊推着。

嘣!

一聲巨響,客廳外的鐵門,那足足有幾十厘米厚的鐵門被砸開了,少年以為是父親,欠的高利貸找上來了。

他較高的床邊有一個巨大的木箱,少年順勢鑽了進去,張開一條縫,渾身發抖,卧室門被一把刀插穿,刀沿着門竟切入了牆體,幾乎是把整個客廳與卧室都被一刀切得相通了。

透過牆上的刀縫,看見了身着黑衣的傢伙,他出手的瞬間看不清是發生了什麼,只是沒有任何聲音。

少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親人,那奇怪的傢伙揮刀的瞬間,整個房間充滿了血霧,少年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見的那黑衣的傢伙似乎不是正常的人類,他行為怪異身體扭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