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此間魔女》[鬼滅之刃:此間魔女] - 第8章 不要對鬼心存憐憫(2)

想到。

「玉霄要比我果斷的多啊。」

他慚愧的低下了頭。

「哈哈……」聽見他的回答,玉霄不禁掩嘴輕笑。

「炭治郎,這麼問或許有些失禮,但是,你今年多少歲?」

「哎?我今年十三歲啊。」炭治郎答道。

「這樣啊。」

「唉~被比自己小兩歲的弟弟從雪地里背着救了出來,真是太丟臉了。」玉霄做出一副傷心的樣子捂住臉,眉眼中皆是藏不住的笑意。

「哎?!?」這下輪到炭治郎震驚了。

他一直以為玉霄和自己的年齡應該差不多,沒想到居然比自己還要年長一些。

炭治郎突然間產生了一種無力的挫敗感。

自己怎麼會看走眼呢?不不不,一定是因為玉霄身體太嬌小,太纖細的緣故……

不覺之間,暮夜漸明。

此時天光乍現,太陽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赤色的光輝驅散長夜,照亮了整片天空。

鱗瀧左近次將被鬼殺害的人安葬好,他雙手合十,為逝者哀悼,而禰豆子在天亮之前,就躲進了佛堂里。

老人做完這一切後,轉過身來,看着兩人。

「老夫是鱗瀧左近次,富岡義勇介紹的人就是你吧。」

「啊,是的,我是灶門炭治郎。」炭治郎答道。

「這位是我的朋友八坂玉霄,佛堂里的是我的妹妹禰豆子。」

鱗瀧左近次對他的回答沒什麼反應,而是,問了一個非常刁鑽的問題。

「炭治郎,當你的妹妹吃人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從沒想過老人會問這種問題的炭治郎愣住了,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回答,老人抬手就給了他一耳光。

「判斷做的太慢了!」

「當你妹妹吃人的時候,你要做的事情只有兩件。」

「一是先殺了你妹妹,二是切腹謝罪!知道嗎!」

炭治郎:「是,我明白了!」

鱗瀧左近次嚴厲的斥責着炭治郎,那一耳光打在炭治郎臉上,玉霄可心疼了,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但是鱗瀧左近次說的在理,她知道炭治郎溫柔,但總不能對着吃人的鬼溫柔。

「好了,帶上你的妹妹和朋友,跟着我。」

鱗瀧左近次說完,看了一眼玉霄,以極快的奔跑速度離開了這裡。

玉霄低眉斂目,神色淡淡。

她並不知道富岡義勇寫給鱗瀧左近次的那封信里有沒有提到她,估計多半是沒有,畢竟她摸了半天魚,在義勇面前一點亮眼表現也沒有。

不過從鱗瀧左近次剛剛的舉動看來,應該是默許自己能成為他的弟子了吧。

玉霄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接下來就簡單多了。

她幫着炭治郎將禰豆子重新放進竹簍里背上,兩人一同追趕着早已遠去的老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