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此間魔女》[鬼滅之刃:此間魔女] - 第8章 不要對鬼心存憐憫

炭治郎站在原地躊躇不定,握刀的手止不住的顫抖。

「怎麼辦,要殺死它嗎?」

忽然,一隻有力的大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把原本就緊張的炭治郎嚇了一跳。

他回過頭,身後站着一個戴着面具的人。

「那種東西是無法給他最後一擊的。」

老人的聲音渾厚,透出了歲月的滄桑感,不知何時,他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這裡。

他一頭白髮,臉上戴着駭人的紅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綉着雲朵的天藍色外衣,玉霄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了這位老人的身份。

鱗瀧左近次。

前任鬼殺隊水柱,對水之呼吸法的運用達到了臻化境,由於年齡太大才退出了鬼殺隊,成為了一名培育師。

鱗瀧左近次出現時,玉霄只感覺似乎有陣和煦的晨間早風拂過,只是一恍神的功夫,老人就自然的出現了。

他的身法很快,抵達這裡應該有一會兒了,肯定是在暗處觀察了炭治郎兄妹一段時間,才選擇了露面。

炭治郎聽到老人的話之後問道:「那要怎麼樣才能殺死他呢?」

「不要問別人,用你自己的腦袋好好想想!」老人呵斥道。

炭治郎聞言,找來一塊大石頭,他對準那顆頭顱,舉起手中的石塊,想要砸下去,卻遲遲下不去手。

「想要徹底粉碎頭骨的話,肯定要砸好幾次吧。」

「這樣也太痛苦了。」

「難道就沒有什麼一擊斃命的方法嗎?」

即便面對的是鬼,仍舊懷有一個慈悲之心。

少年身上散發著善良的氣味,讓老人面具下的眉頭緊皺。

這孩子不行。

沒有堅定的信念與意志力,要怎麼樣才能握住日輪刀,親手斬殺惡鬼呢?

正在灶門炭治郎一籌莫展時,玉霄走到他身邊。

「炭治郎。」她輕聲喚着他的名字。

「太過能理解別人的痛苦有時候未必是件好事。」

說著,她接過炭治郎手裡的石頭,對着惡鬼的頭顱狠狠地砸了下去——

鬼的腦袋被砸的稀爛,腦漿和血液迸的到處都是,玉霄面無表情地看着炭治郎,安慰道:「不要憐憫他們,在它們變成鬼忍不住吃人的時候,就註定已經無葯可醫了。」

「如果不動手祓除食人的惡鬼,就會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傷。」

她這一系列的舉動被鱗瀧左近次看見,心中對這位少女讚賞有加。

「出色的判斷力與果決的行動力,面對食人的惡鬼毫不慌亂,是個好苗子。」

「如果是這孩子,說不定可以……」

鱗瀧左近次審視玉霄一番後,心裏已經有了數。

玉霄見炭治郎半天都沒說話,安撫的摸了摸她的頭。

「嚇到了嗎?」

炭治郎搖了搖頭。

與其說是嚇到了,不如說是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