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此間魔女》[鬼滅之刃:此間魔女] - 第7章 鬼先生,您沒逝吧?(2)

/p>

沒有給炭治郎更多的時間用來驚訝,鬼雖然身首異處,但仍舊活着。

身體率先動了,從地上爬了起來,向禰豆子發動了攻擊。

而鬼頭部下面又長出了一雙新的手臂,以手為腳支撐着頭顱再次撲向了炭治郎。

真·分頭行動。

那模樣要多驚悚有多驚悚,躲在一旁假裝不知所措,實則看熱鬧的玉霄覺得,這顆頭不拿來當足球踢實在是太可惜了,質量這麼好,除了怕光沒有任何缺陷。

這邊炭治郎掄起斧頭就要砍,被鬼一口鋒利的獠牙咬住斧鋒,兩隻手鉗着他,一副誓死不罷休的模樣。

禰豆子也落了下風,被無頭軀體連着揍了好幾下,她躲閃不及,只好向樹林里躥去。

玉霄見狀對炭治郎喊道:「炭治郎,我去幫禰豆子,你要小心啊!」

說完也不管炭治郎是什麼反應,追着禰豆子,身影逐漸消失在樹林里。

玉霄一邊追,一邊想着待會兒要怎麼摸魚,追着追着,就來到了崖邊。

他看見那個鬼的無頭軀幹將禰豆子逼到了懸崖;明明距離自己的頭那麼遠,又沒有眼睛,但是卻依舊能行動,真是不可思議。

玉霄見狀面露冷笑,雙腿在暗中蓄力,飛奔而去,猛地朝着那鬼就是一腳。

這一腳看似輕飄飄毫無力度,可當接觸到無頭軀幹時,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道,無頭軀幹如同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很快「砰」的一聲摔到了崖底。

「啊呀,不小心腳滑了呢。」

玉霄裝作十分愧疚樣子,朝着懸崖下方喊道:「鬼先生?您沒逝吧~?」

回應她的只有一片死寂。

「嗯,不回答應該就是默認了,看來這位鬼先生沒有任何問題呢,呼~真是失禮了。」

說著,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嘴角掛着核善的笑容。

禰豆子一雙粉玉色的眼睛獃獃的看着玉霄,那眼神彷彿在說:我是誰?我在哪?剛剛發生了什麼?

玉霄笑眯眯的將禰豆子扶起來,拍了拍她身上的灰,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頭。

「沒有受傷吧,禰豆子妹妹?」

禰豆子搖了搖頭。

玉霄感到十分欣慰,雖然禰豆子變成了鬼,但還能聽懂話的呀!真可愛!!!

匆匆趕來的炭治郎看見自己的妹妹沒有事,鬆了一口氣。

「玉霄和禰豆子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幾人回到佛堂,那隻鬼的頭被斧子嵌在樹上,墨綠色的頭髮把自己牢牢地纏住,它這副模樣,怎麼說呢,完全是作繭自縛。

鬼的腦袋就那麼靜靜的掛在樹上,緊閉着眼,看樣子身體的死亡給它造成了一定的傷害。

炭治郎從懷中抽出一把短刀,準備給它最後一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