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此間魔女》[鬼滅之刃:此間魔女] - 第3章 所謂地獄也不過如此

「怎麼……可能……」

灶門炭治郎如同遭受了雷擊,直直的愣在原地。

眼前的景象已經不能用凄慘來形容了。

血液,侵染了整個房屋。

房門破損,有兩具身體倒在血泊中,血液暈染了無色的雪,又將周圍的雪融化。

一瞬間,灶門炭治郎感覺自己的心彷彿墜入冰窖。

「啊——!」

他崩潰的大喊,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那兩具身體旁邊。

是灶門禰豆子。

禰豆子單手摟着灶門六太,那孩子的身體已經變得冰冷,小小的,蜷縮在禰豆子的臂彎里。

如果不是因為渾身沾染了血液,炭治郎甚至天真的會以為他是睡著了。

匆匆趕來的的玉霄也看見了這一幕。

凄慘。

毫無人性的虐殺。

說是如同地獄般的景象也不足為過。

饒是知道自己會看到什麼,也讓她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鬼舞辻無慘。

玉霄捏緊的拳頭又放鬆了下來。

從原著中,玉霄知道鬼舞辻無慘其實也是個命運悲催的可憐人,只是他暴戾恣睢,沒有人類的共情和同理心,同時又膽小怕死。

像這樣的人,變成鬼來禍害無辜的人,對於鬼殺隊來說非常棘手。

而鬼舞辻無慘創造出的慘劇,也足足困擾了鬼殺隊上百年。

玉霄深知炭治郎還沉浸在巨大的打擊中,沒有出聲,而是安靜的站在一旁。

因為她現在也幫不了炭治郎什麼。

她看着炭治郎獃獃地站在房門口,嘴裏念着那些最親的人的名字。

「母親……花子……竹雄……茂……」

那雙石榴色的眼中充滿了絕望,他崩潰又無助的癱倒在地上。

「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自己只是在外面借宿了一晚,回到家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這是在做夢嗎。

如果是夢,為什麼大家身上的血腥味那麼重,為什麼死亡是如此的真實?

難道是對他的懲罰嗎?

「炭治郎!」八坂玉霄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喚醒了他。

她正跪坐在禰豆子旁邊:「你快來,她還有呼吸!」

炭治郎立即回過神來。

禰豆子……還活着!

他背上灶門禰豆子,向城鎮的方向一路狂奔,心中不斷的祈禱着。

大家都死去了,但是禰豆子……他一定會救禰豆子!!!

八坂玉霄跟在他身後,目光卻一直落在禰豆子身上。

……恐怕待會兒禰豆子就要鬼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