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毒》[蠱毒] - 第7章 毒可殺人,亦可救人

一股強大的氣勢壓過來,我竟然無法躲開。

這股強大的氣勢告訴我,眼前這人是個強者,正是我想成為的那種人,畢竟我太弱了。

我知道只有成為強者,才能有這樣的氣勢。

在強大氣勢壓破下,我的嘴巴不由地張開:「我叫蕭關,蕭蕭落木的蕭!」

「你姓『蕭』,你是從哪裡來的?」黑大叔接着問道,語氣有一絲驚訝。

「從湖北邊界的蕭家村那邊來的。」我老老實實答道。

黑大叔聽了這話,更是驚訝,藍色的眼睛似乎有些動情,好像有淚珠在轉動,想了一會,問道:「那你父母呢,你的家呢?……」

我搖搖頭,握緊拳頭:「我沒有父母,我是個孤兒,跟着師父一起長大。我師父走了,我現在要去找我師父……我的家被一輛紅色大汽車給撞毀……」

說著說著,我竟然要哭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黑大叔面前,我覺得很安全,平時忍着不流淚竟然要流淚了。

黑大叔語氣和緩了許多,笑道:「好了,小孩,我帶你去找你師父。在動身之前,我們先去吃飯吧,好好休息一晚上,然後去辦一件事情,事情一完咱們就動身。」

走了兩步,黑大叔忽然停住了腳步,又說:「蕭關,你不用跟我說普通話,就說家鄉話,也就是你們的土話,我聽得懂。」

黑大叔的舉動讓我很吃驚,沒有想到黑大叔竟要求我說本地方言。之後,和黑大叔的對話都是方言。

我點點頭,跟着黑大叔一起,很快找到了一家麵館。

麵館的老闆瘦得可怕,通常說來,開飯館的老闆都是胖子,這個老闆真是奇怪,瘦得條幹狗一樣,一雙眼珠子更是不自然地流露出貪婪的目光。

我環顧着麵館,發現麵館生意特別好,有個年輕人端着滿滿一碗面,還加了四個小菜,涼拌牛肉,油炸花生米,豬頭肉,涼拌順風,遠遠超過了一個人的分量。

黑大叔眉頭皺了一下,抽出一雙筷子,又拿出一塊白色的襪子,用襪子抱着筷子放在桌子上面。老闆看了這個動作,歡笑的表情收住,將倒出來的兩杯水倒掉,又重新換上了兩杯水端了出來。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黑大叔和店老闆。

吃碗面後,出了麵館,黑大叔邊走邊告訴我:「把白襪子和筷子包在一起來,是要點破,告訴麵館老闆不要在飯桌裏面下蟲子。這裡是廬山腳下,不良老闆為了讓人多點菜,會在茶水下一些吃食物的小蠱蟲,這些蠱蟲吃進肚子裏面,客人就覺得餓,自然會多點食物。」

我的嘴巴張開,幾乎塞得進一個雞蛋:「可是,不是中水南域那邊養蠱的比較多嗎?」言下之意,這裡是江西的廬山,怎麼會有這種小蠱蟲呢?

我聽師父講過的,緗西那邊才是養蠱的寶地。

黑大叔搖搖頭說:「緗西的蠱蟲天下聞名,但其他地方的蠱蟲也不是沒有。說起來,整個華夏大地民間養蠱蟲的人不計其數,江折、閔粵、東北、西北都有,高原上更是不計其數,習性不一樣,對付的辦法也不一樣。相比而言,緗西的蠱蟲最為出名罷了。緗西最為厲害的蠱蟲叫做金蠶蠱,其次厲害叫做七色蠱蟲,還有同心蠱蟲,這種蠱蟲用在情人之間,一旦情人背叛,背叛者飽受七七四十九天的折磨,痛不欲生……心口咬出一個大窟窿,七竅流血而死。」

我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連吐舌頭。

「這蠱蟲可真是毒。」

我說出了這句話,黑大叔又搖頭了:「錯了,錯了。蠱蟲雖然毒辣,但是也可以救人。在緗西就有一個極其厲害的蠱醫,可以使用蠱蟲救人。」

我有些迷迷糊糊聽不懂。

「可是……毒藥怎麼救人呢?」我還是有些不解。

「比如說金環蛇利用蛇毒傷人,很快就會致死。可是現在醫學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