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光陰之外] - 9、王大叔修復大道之傷

三女全身都在冒冷汗,因為她們不知道王大叔是怎麼離他們這麼近呢?如果現在王大叔要直接出手的話,他們仨肯定會直接當場死亡。

或者不會死,直接就被封印了,到時候三個人一起在煉丹爐內變成一顆丹藥,然後跟死沒啥區別的被眼前這位中年男子吞服。

「八角玄冰、碧麟蛇皇,你們先走,我拖住他。」紅髮女子非常講義氣,要犧牲自己,幫助自己的好姐妹逃跑。

「麒麟不行,要死一起死啊!我們三個如果同時燃燒的話,估計可以把他拚死,他大道有傷,絕對沒有那麼容易把我們三個拿下。」

「對呀,我就不信了,我還毒不死他!」

王大叔臉上露出一個莫名的笑容說:「一株麒麟聖葯、一株八角玄冰草、一株碧蛇皇花,你們各自出個2/3或者3/4的藥力,我就能恢復好我的大道……。」

「咳咳咳。」王大叔吐出一口鮮血,鮮血非常多,一口就吐出了137毫升,比1/4的農夫山泉還要多。

「出手。」

三道光溜溜的倩影,一瞬間就向著王大叔殺來,王大叔只是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好像沒把她們三個當回事。

他們三個分別一掌都拍在了王大叔身上啊,結果發現王大叔的身影消失了,沒錯,就是直接消失,不是死的,而是王大叔的這道身影,是分身,是有着靈魂的分身。

「你們三個大葯腦子有點不好使,看來昆崙山的生活非常安逸,我怕把你們吃了我智商會下降,所以還是當我的葯寵吧!陣法起,封陣!」王大叔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一時間,逼格滿滿,壓迫感也是上升到了無以復加的層次。

這話語再配上整片湖泊周圍的花草樹木全部化為一股綠色洪流,向著三女鎮壓而去,就覺得這話語更加的氣勢輝煌,嘲諷昆崙山的大葯腦子不好使,這也算是獨一份了,畢竟昆崙山是個大大葯的領地,嘲諷她們領地的大葯腦子不好使,這就等於打他們那些聖葯的臉。

三株大葯目露絕望之色,她們已經開始燃燒自身的,她們在星空中的大道也開始了燃燒,氣息從星空初入者直接就暴漲到了星空認同者,湖泊里的水全部變成了水蒸氣,虛空被火焰燒了微微撥動她們準備拚死一搏的。

但王大叔的道紋、道畫可不是白刻畫的,刻畫在所有的花草樹木上的道圖演化出一條條真龍,演化出的真龍融合進花草樹木之中形成一股綠色洪流,整片天空都變成了綠色,每一根草都成了最大的殺器,當然王大叔的這個陣法不是主殺戮了,是主封印了。

綠色洪流被王大叔添了一把火道紋燃燒爆發出最後的力量,綠色洪流添加了一抹紅色,紅綠洪流帶着王大叔從星空中抽取了力量,直接就鎮壓了下去,一時間時間彷彿靜止了她們身上的火焰直接就破碎了,星空中她們三個的大道也熄滅了。

草木延伸,把三株大葯全部捆綁了起來,就連頭部沒有放過包裹的,死死的就跟粽子一樣。

「燃燒自身,他丫的藥性損失了不少,痛太痛了,我的藥效。」王大叔非常心疼,早知道就快點出手了,不裝大尾巴狼了,就當還燃燒的那一瞬間,藥力就流失了十分之一點三九虧大發了。

王大叔把三個大葯各自2/3的藥力全部抽了出來進入了他的身體,一瞬間,他只感覺爽到飛起,全身又熱又冰,然後還有點麻麻的,熱估計是麒麟聖葯了藥效,冰估計是八角玄冰的藥效,至於麻麻的可能是碧磷蛇皇草帶來的藥效。

星空中那一條他的騎士大道上面的裂紋開始了飛速修復,一瞬間就好了,八成下一瞬間好了九成,不過好到9.9成的時候就停住了,只差1%他的大道傷勢就可以全部恢復。

「大葯的層次太低了,需要更強的才行。你們三個也算是幫了我一把,以後就跟在我身邊修鍊,保證讓你們仨成為只比我差一點的大葯。」就這樣王大叔把三株大葯全部收了起來,有時間再放出來指導一下她們修鍊。

王大叔為了最後的1%,只能向崑崙祖山更上方走去,去找大葯之上的神葯,只有藉助聖葯的藥效,才能彌補完最後的那1%傷勢。

王大叔離開這處湖泊之時,所有的樹木和草都恢復的正常,至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