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病嬌的他加點糖》[給病嬌的他加點糖] - 03 說謊(2)

一眼,街道上空蕩蕩的,然後他差點就笑了, ”找輛三輪都費勁,你騙鬼呢? ”

童言的臉稍稍一紅。

傅亦愷這下真的笑出聲了,將煙頭掐滅,也不玩別的,直接脫掉上衣,腰很勁瘦,也不能說是細,六塊腹肌,沒有贅肉。

童言彆扭地側了一下身體,他靠近,拍了拍她的右頰, ”現在就臉紅,好像早了點? ”

她的耳畔都是他帶笑的氣息。

傅亦愷笑起來的樣子撩人至極,天生笑眼,如狐狸,唇角揚起淺淺的弧度,半點不油膩造作。

有些事情沒有辦法,命裡帶的。

童言不大想看見他這張揚明媚的笑,那笑容和朵向日葵一樣,在夜間都能夠盛開得非常耀眼。

可她卻清楚,傅亦愷除了一張臉,別的地方可以說是爛到了骨子裡–尤其是在床上。

他實際是研究過什麼樣的姿勢可以要她舒服一點的,不過他今天心情不大好,所以還是選擇了最不舒服的那種,還不許她摘校牌脫校服。

一班最優秀的一朵小百花,在枝頭生長得再乾淨,他照樣可以折下來。

童言一開始還咬牙忍着,沒幾分鐘就忍不住了, ”疼…….. ”

傅亦愷聽見她一抽一抽地在哭,撈起她的腰,更不肯放過她了。

”今晚就住我這兒。 ”他用了最後一下力,往她的肩胛骨處咬了一口,聲音低沉,微微喘息, ”不許走了。 ”

童言醒過來的時候差不多是凌晨。

她勉強支起酸痛的身體,厚厚的窗帘半合著,卧室里只開了那麼一盞很微弱的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