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病嬌的他加點糖》[給病嬌的他加點糖] - 03 說謊

還好,傅亦愷唯一還算有點人性的地方,就在於他不會把他們之間的事說出去。那是她最後一點體面了,沒有人知道在她身上發生過什麼,她看上去依然乾淨聽話。

在學校,她做她的優等生,清清白白,是祖國未來的小花朵;他當他的問題少年,囂張跋扈,是擾亂社會秩序的蛀蟲。

隔着一整棟教學樓,兩個人沒有碰過面,彼此都 ”不認識 ”。

在校外,那就另當別論了。

童言到底沒有打車,她依然是靠着自己一雙腿走過去的,打車費被她一分不少地轉進了銀行卡里,這樣,積蓄就又多了一點。

童言見到傅亦愷的時候,他沒在客廳,而是坐在卧室的飄窗上,在抽煙。

等待的時間超過十分鐘,果然不開心了。

他說了,他不想等,結果她不僅要他等,趕過來的時候,身上還汗涔涔的。

外面的天都黑了。

從綢紗似的窗帘之中透出幾縷繚繞的白,月光星星點點地灑在他的流暢肩頸線條之上,映襯出一張愈發明艷的皮囊。

傅亦愷穿了一件很明顯大了一號的黑T,鬆鬆垮垮,鎖骨半露,他單薄,卻不孱弱瘦小,盤着一雙長腿,脊背微屈,脊梁骨分明。

”這麼晚?你屬蝸牛? ”

他問。

說完,低頭吸了一口,涼風起了額前的碎發,蹙眉,吐了個煙圈。

打了一天的遊戲,俊容略顯疲憊煩倦。

”路上有點堵車。 ”

在傅亦愷面前,童言覺得說謊騙人這種事,壓根就不需要覺得羞愧。

堵車?

他看了窗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