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四大名著:開局傳承酒劍仙!》[高武四大名著:開局傳承酒劍仙!] - 第08章 一劍滅之

我有一枝梅,凌寒獨自開。

任爾狂風驟,一劍自開懷。

……

見着賈政攜着賈珍,賈薔等人,當真不要臉皮一起殺了過來。

賈平安一手執酒罈,大喝了幾口,給人的感覺像是已經微醺,毫不在意。

另一隻手,則像是佛指捻花一般的執着那鮮艷的梅花枝。

清冽的酒滾入喉嚨,猶如長鯨吸水,當真瀟洒至極。

這還未完。

就在這時,賈平安尚有餘力,吟詩一首。

那詩中的意境,倒是不止是輕看賈家眾人,也有輕看天下人的意味。

一劍自開懷。

有何不能敵?

當真囂張。

看他那風輕雲淡,一副一點也不介懷緊張的樣子,根本就沒把賈政,賈珍幾人放在眼裡。

「侮辱啊!」

「這真是侮辱!」

「賈家,怎麼到了這步田地?」

「以大欺小不說,還四個人一起上?」

「連車輪戰都不要了,而是群毆?」

「想當年,寧榮二公還活着時,誰敢小瞧了賈府?」

「現如今,對付一個馬夫,竟也只能群毆?」

不僅是賈家眾人,就是圍觀的其他長安各豪族之人。

雖然心裏鄙視,可同時也有一股子心心相系,凄然之感。

「這個賈平安,當真是目中無人了!」

「真的以為自己一人一劍,不,是一枝梅花枝,就能迎敵天下人?」

「囂張,真是太過囂張!」

眾人無不因為賈平安剛才吟誦的那首小詩,而感到極端的羞辱。

就連高空之中的北靜王水溶也扶額嘆息:「這賈平安,有些意思,只是為人,是否太過張揚了一些?」

「不過,年輕人嘛,還是張揚一些的好!」

他們這邊或是義憤填膺,或是感到羞辱。

而反觀賈平安。

一人一劍,一壇酒,不退半步,未有絲毫懼色。

讓人不禁在覺着不爽之時,也要讚歎一聲:好牛逼。

說時遲。

那時快過閃電。

賈政四人雖說被人詬病,說成是群毆,可他們都不是孬手。

如果單個拎出來,放之同輩人之中,那也是頂尖的存在。

畢竟國公之家的底蘊,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夠相比。

雖然幾人都被風月蝕了身子,可也不能小瞧了。

四人聯手,似乎是一套合計之法。

他們四人都手執長劍,眨眼間,四道閃電般的匹練,有若長虹貫日,讓那滿天飛雪也隨着劍光一起,好似幻形如龍。

四而合一,那無匹的氣勢,強絕霸道。

以不可思議之勢,當頭向著賈平安劈來。

「啊!」

四人這一套合計,已經讓圍觀的眾人,驚訝不已。

「政老爺,好久沒出手了吧?」

「沒想到,他一出手,就是絕招!」

「這難道就是賈家聞名於世的合擊劍法,縹緲劍法之合擊十八盤?」

「嘶!!!」

「不會是真的吧?」

「沒想到,有生之年,居然還能看到賈家的合擊十八盤?」

「據說這套劍法,是當年寧榮二公所創,完整的劍法需要十八人合力!」

「最少也要兩人,在兩人的基礎上,每增加二人,威力倍增!」

「這縹緲劍法之合擊十八盤,姿勢洒脫,無跡可循,又刁鑽至極,加之今天的彌天大雪,看來,這個賈平安危險了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