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舔狗王曦》[高冷舔狗王曦] - 高冷舔狗王曦第2章  (2)

還是上過心的。
我遇見他的時候他剛結束上一段的戀情,後來即使我和宋岱岩在一起七年之久,但顧姍姍是唯一一位讓我聽到名字就如臨大敵的前任。
我想這應該是唯一一位他心動且深愛過的女孩。
我第一次碰見宋岱岩是在一次社團活動上,他半倚在社團門框上低頭玩手機,側臉的輪廓像刀刻的一般,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旁邊有學妹半羨慕半感嘆的說一句:「是宋岱岩誒,應該是在等他女朋友吧。
」我順着她下巴努動的方向看過去,一位高挑長卷的背影,沒看見正臉,但想來應該也是漂亮的。
第二次遇見他是在深夜的校外,我代表學校去北京參加一個高校聯動競賽,賽事結束後我連夜趕回學校,當時深夜,又大雨滂沱,我從的士上下來頂着雨往校門內狂奔,然後在校門口遇見了他。
一開始我沒認出來他,校內牆角一抹黑乎乎的影子靠在那裡,我猶豫了一下,打開手機的後置燈光走過去看了一眼,是他昏迷的靠在牆角,雨水將他的頭髮沖濕,貼在額頭上,沒了以前囂張漫不經心的氣質,倒顯得有些可憐。
大概色令智昏,看見他我連最後一絲猶豫都沒有了,我叫了的士,送他去了醫院。
他喝了太多的酒,暴雨又引起了高燒,後來我時常和他開玩笑,說他這條命是我撿回來的。
是不是我撿回來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差點把我的命搭了進去。
我那天一直守到他醒過來,他的眼睛有些懵,我站在他床邊笑了笑,對他說:「宋學長你好,我是王曦,昨晚醫藥費一共是兩千四百五十六元,打車費用是一百四十七元,加個微信你轉給我?
」他回過神後微眯起眼睛笑,那種漫不經心的氣質又來了,把我迷的心跳如雷鼓。
他住了七天院,每天我都給他送雞湯,送到他出院的那天,他終於記住了我的名字,然後勾着唇角笑,問我:「你是不是在追我。
」陽光從不大的窗戶透進來,能看見空氣中細小的塵埃,我佯裝鎮定,反問他:「你才看出來?
」後來我追了他六個月零三天,在第四天的時候,那天是聖誕節,我們一起在校外的餐館吃飯,我正在專心致志的給他剝蝦,然後我聽見他說:「王曦,在一起吧。
」我剝蝦的手一頓,頓了很久,最後我沒抬頭,繼續一邊剝蝦一邊輕聲回:「好啊。
」真是無足輕重且很平淡的開始。
他沒提喜歡,沒提感情,一句輕飄飄的在一起,我就甘之如飴的朝他奔赴過去。
可那時是真的很開心啊,開心的吃完飯後我一個人打車去醫院打了一個小時的點滴。
因為我對海鮮過敏。
是真的滿心歡愉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