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天尊》[浮屠天尊] - 第8章:殺奴

第8章:殺奴

張虯是有武道修為在身的奴才,修為不容小覷。

但那只是針對眾多奴才而言,他那點子修為拿到左飛的面前,可謂不值一提。

此時左飛已經氣急,眼見張虯對自己動手,當然不會客氣,大手一揮,一下子就將張虯的那隻利爪抓在了手裡。

張虯圓睜雙目,閃出一股不可思議的神色,他萬萬沒有想到,昔日的廢物左飛竟然膽敢跟他動手,而且一出手,就將他的手死死地抓在掌中。

此時張虯就感覺,自己的一隻手簡直是被一隻鐵爪扣住,力道之大,竟然有一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小畜生,你敢於跟老子動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啦!」張虯咆哮一聲,丹田真氣涌動,一隻腳作勢要向左飛撩來。

豈知他還沒動,左飛已然看出他的心思,竟然已先下手,倏忽之間,已然抬腿,朝着張虯腳上踏來。

他這一腳看似輕描淡寫,實則不下千斤之力,就聽咔吧一聲脆響,張虯腳下地面頓時碎裂,他的一隻腳也已經被左飛踩進了地面之中。

此時他的整隻腳,承受了左飛的巨大力道之後,做已經筋骨寸斷,張虯發出嗷呶一聲,整個人頓時跪了下來。

巨大的痛感襲來,張虯身上幾乎抖成一團,「小畜生,竟敢襲擊我,你就等着死吧。這事我要稟報從龍公子,拆了你的骨頭!」

「是嗎?」左飛冷笑一聲,「那我就先拆了你的骨頭。」

話音未落,手上勁道微吐,就見左飛五指一收,就聽咔嚓一聲,張虯的一隻手已經被他捏成碎片。

張虯狂嚎一聲,「小畜生,你們兄妹兩個都是小畜生!」

此時張虯,已經被劇痛刺得神志有些歇斯底里,嘴中狂呼亂罵。

就在這時,左飛就聽身後傳來一聲嬌呼,回頭看的時候,正見小妹左夢瑤站在門口,一臉的驚疑。

剛才的呼聲,正是她發出來的。

此時她眼神當中,五色俱迷,又驚又怕。

先前她在屋中,已經被張虯的喧嘩所驚動,出來看的時候,正巧目睹剛才的一幕,所以才發出驚呼。

左飛掃了一眼左夢瑤,「小妹,我說過,只要有我在,從此之後,沒有人可以再欺侮我們兄妹,就算是左從龍也不可以。至於這條狗,我將生殺之權交給你,你說怎樣就怎樣。」

那個張虯,這時節幾乎已經陷入癲狂之中,一見左夢瑤從屋中出來,臉上竟然露出猙獰的神色,「小賤蹄子,沒想到你還能活下來。活着好,活着好!只要你活着,回頭看大爺怎麼炮製你!」

望着幾乎癲狂的張虯,左夢瑤臉色蒼白如紙,顯然心緒正在澎湃。片刻沉默之後,左夢瑤悠然開口,「大哥,給我殺了他!」

她的聲音不高,但說得斬釘截鐵,毫無猶豫之色。

左飛凜然一笑,「好,就如小妹所願!」

話音落,左飛攥着張虯的那隻手驟然發力,向後一扯,就是嗤啦一聲,張虯的那隻胳膊,竟然被他生生撕裂下來。

「小人如狗,你不配活着這個世界上!」說完五指成拳,重鎚一樣轟向張虯的頭上。

就聽砰的一聲悶響,張虯的腦袋好像西瓜一樣,頃刻碎裂,崩成碎片。

那具無頭屍身,撲的一聲倒在地上,微微抽搐了幾下,再也不動了。

此時左夢瑤的臉色已經從剛才的雪白變得通紅,她內心的澎湃可想而知。

左飛的臉上卻看不出有什麼變化,在他看來,張虯此人,只不過是左從龍養得一條狗。

狗奴才膽敢肆意咬人,全憑主人強橫,眼下一條狗在他眼裡,根本算不得什麼。

此時左飛心中,真正的敵人是左從龍父子,「左從龍,你等着!」

左飛眼睛之中,波光一閃,伸手拉起左夢瑤就走,「夢瑤,跟我一起去刑院,我倒是要看看,他們能奈我何。」

原本左夢瑤還擔心家族中人會落井下石,趁機將他們兄妹置於死地,此時她看到左飛的手段,心中頓時變得踏實。

左夢瑤雖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