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天尊》[浮屠天尊] - 第3章:帝滅浮屠

第3章:帝滅浮屠

喃喃說著話,荊無道催動體內磅礴真氣,輸入到左飛身體當中,將幾近死亡的他,強行喚醒。

左飛醒來之後,看到荊無道的一刻,心裏有些模糊。

不過他心思靈動,片刻之間就已經明白了怎麼回事,「是你救了我,先受我一拜。」

他還未動,荊無道就已經阻止了他,「別動,你現在是近死之人,我是用真氣強行把你喚醒的,一旦我的真氣斷絕,你照樣會一命嗚呼。」

荊無道此言不虛,他已經是油盡燈枯之人,根本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救活同樣命在旦夕的左飛。

左飛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但隨即就消失不見,「既然是這樣,那你還救我幹什麼?」

荊無道的臉色漸漸蒼白,呼吸也漸不平穩,情知道自己的時辰不多,於是開門見山,「我當然能救你,但你必須拜我為師,這個條件怎麼樣。」

他原本還以為左飛會猶豫一下,豈知道他的話剛說完,左飛呼的一下,翻身而起,「徒兒拜見師父。」

荊無道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異,「我告訴過你,離開了我的真氣護持就會死,你怎麼還敢動?」

左飛一個頭叩在地上,「既然師父想讓我活,那怎麼樣都能活。如果師父不想救我,那我即使不動,照樣得死。」

說完之後,又是一叩。

「好,有膽有識,有這樣的徒弟,就算我沒有看錯人。」說到這裡,荊無道話鋒一轉,「眼下為師的命不久矣,所以只能長話短說。現在我傳你帝滅浮屠,有朝一日你武道修為大成,別忘了為師就成。」

就見他指甲如刀,頃刻將腦門皮肉剖開,隨即手指一分,就聽咔嚓一聲,荊無道的頭蓋骨,竟然從中間破裂開來。

眼見荊無道動作不停,手指朝頭骨裂縫裡一探,竟然摳出一個指甲蓋大小的東西。

只不過那個東西被一片紫金色的光芒繚繞着,根本就看不清楚裏面的東西,

荊無道將那粒光芒繚繞的東西,往左飛眉心一按,叫一聲,「吒!」

隨即左飛就感覺一陣痛入骨髓的感覺傳來,他還沒有叫出聲音來,就感覺一個沁涼如冰的東西,從自己眉心印堂侵入腦袋當中。

就在那一瞬間,左飛感受到帝滅浮屠竟然是一個寶塔模樣。

置於眉心,先前如芥子一樣大小的帝滅浮屠,此時猶如一座天塔,屹立於天地之間,巍峨壯麗,氣勢恢宏。

一座羅浮屠,何止萬仞之高,僅僅是那座門,就超過千丈,乍一望去,猶如一座天地之門。

那扇門,原本緊緊地閉合著,連一絲的縫隙都沒有。

「天生羅浮帝生塔,浮屠之門,給我開!」

這句話,好像冥冥中的一道強橫意志,轟的一下砸在大門之上。

就聽轟隆隆猶如驚雷滾滾的聲音傳來,那座帝滅浮屠的千丈大門,訇然中開。

大門洞開,浮屠塔中紫氣繚繞,猶如迷霧,根本看不清真實的面目。

但就在此時,一股磅礴的意志從紫霧氤氳中,陡然衝出,化作「浮屠」二字,深深地烙印於左飛的腦海之中。

霎時間,浮屠二字好像一道驚雷一樣,炸裂了阻擋洪水奔流的閘口。

一道洪流一樣的真氣,順着他的經脈衝擊而下,一波一波,一陣一陣,幾乎將左飛的經脈脹裂。

這股洪流真氣,最終匯聚於腹下,將他本已破碎的氣海丹田,重新凝固起來。

頃刻之間,氣海暴漲,左飛返觀內視,看到自己的丹田注滿了洪流一樣的真氣。

原本那個只有臉盆大小的丹田,此時已經被洪流衝撞的,猶如一座深潭。

轉瞬之間,丹田氣滿,將他的武道修為直接提升至鍊氣六重!

武道三段,鍊氣,煉真,煉神。每個段位又分九重。重重如山,攀越起來,何其困難。

此時左飛武道修為驟然提升至鍊氣六重,儼然已成高手。

「帝滅浮屠干係重大,除你自己之外,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立時就會招來殺身之禍。」

荊無道的聲音越去越遠,最後竟然變得縹緲而不可聞。

等到左飛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荊無道已死多時,渾身猶如枯木死槁一樣。

此時左飛丰神俊朗,氣機卓絕,一舉手一投足,無不充滿了生機,那是一種久違了的感覺,力量。

左飛將手一張,在空氣中凌空一抓,一合拳即發出嘎巴一聲,隱隱有金石之音。

「這就是力量的感覺!左從龍,你等着,我帶着地獄來找你來了

猜你喜歡